语C圈古风系列三讲之戏文细节

一、结构框架

首先,一篇戏的灵魂,必须是剧情和人物。毕竟大多数人乐意看的是这个故事,有好剧情的戏比一篇秀文采的散文更让人看得下去。很多人会有心得:到高中之后,写得更多的是议论文,记叙文反而写得少了。试想如果你是老师,看了一个班学生的作文都是同一个题目、内容分论点大同小异,这时如果来一篇新颖的记叙文,或许会立刻让人眼前一亮。这一点在圈里的情况也是一样,很多人的戏洋洋洒洒写了很多,文采非凡、妙笔生花,但是如果一直到最后,通篇剧情仅仅是在煮茶叶蛋,或许意义也不是很大。所以很多时候,一篇戏的剧情足够吸引人,哪怕遣词造句不如意,也不会全部差评。

在你想出了一个剧情后,接下来要考虑的就是这篇戏的结构框架。

最普遍的框架就是顺序,也就是把这个故事按时间或者空间顺序从头说到尾。但是除此之外,咱们早就学过其他的方式,比如倒叙,插叙,将一篇戏写成片段(第一段时间经历过什么,之后第二段又经历过什么)等等。

比如——

顺序:我是宫廷画师→我和皇帝相爱了→我被皇帝处死了→死后我的魂魄附在笔上变成了笔中仙。

倒叙:我是笔中仙→我是被皇帝处死的→我曾经是和皇帝相爱的宫廷画师。

插叙:我笔中仙正在画画→忽然想起了和皇帝的过往→继续画画。

片段:我进宫当画师→和皇帝你侬我侬的片段→皇帝下旨处死我的片段→我成了笔中仙。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有些人会反应,戏文写成片段的时候剧情跳跃会很大,从而出现衔接问题,要解决这一点可以将每个片段分别看成一个小故事,有起因经过结果,并且在片段之间加上一些明显的衔接词,比如“N年后”、“又是一年冬至”之类,让人明白时间空间的跨越。除此之外,排版也可以注意一下,比如片段之间多空一行等等,让读者从视觉上得到舒缓。

包括写身世文的时候,可以从旁观者的角度来写。写这个人,一辈子经历了什么,然后开头或者结尾处点一下这个人是自己。比如:有抠脚汉名虞九……自幼顽劣……后入朝为官……鱼肉百姓……后被处死……“跪于刑场之上,心生悔意,遂闭目静候颈边刀落。”

这样一来,同样的故事能在结构上留个亮点,避免了平铺直叙,从而提高了这篇戏的可读性,给人的感觉也会不一样,这是一个启发。所以一篇戏,整体的框架也能成为给戏增加色彩的地方,方法很多,看你们如何用。不过最最重要的,还是要能让人看懂这个故事,并且行文流畅。

如果连自己都觉得戏文内容有些单调,那就证明需要完善剧情了。写戏之时,若剧情不行,则靠文笔弥补;如果文笔不行,就靠剧情带动。以此学会“藏拙”。

决定好大体框架的同时,就可以估算一下戏文各部分的篇幅了,比如起因、经过、高潮、结果,各占全文的百分之多少。

笔者曾经看过一篇戏,内容大致概括为四个关键字:出身王府、初遇男神、大婚出嫁、一梦初醒。对方戏文安排的篇幅分别是40%、40%、15%、5%,但是他最想表达的内容分别是初遇男神、大婚出嫁、一梦初醒、出身王府,所以出身王府的内容不甚重要,可是却占了最大的篇幅。之后他试着将戏文篇幅按照这四个重要性改写,全文篇幅变成:出身王府(10%)、初遇男神(40%)、大婚出嫁(30%)、一梦初醒(20%)。如此一来,就突出了最想表达的内容,有轻有重,思路清晰。

所以在此建议,写戏之前需要想好了再下笔,考虑一下各部分的大概篇幅,这样才能避免头重脚轻或者本末倒置的情况。

二、各种描写、层次安排

这一节是本章重点,现在讲完了大体框架,我们来处理一些相对细节的东西。一篇戏中,环境,动作,心理,语言,可谓是必备。那么如何将这四者合理运用,是这节课的重点。

很多人都喜欢在开头写环境,但是也常因此而头重脚轻。那么如何将环境写得不累赘冗长、并且有意义?

环境是为了烘托人物和剧情而存在。不同性格之人看到的景色是不同的;发生过什么事,同样的景致也有微妙的变化

比如同样是下雨:开朗的小娃会跑出去淋雨玩耍,风流才子会觉得这景色很雅致有情调,失恋的人会觉得雨天很凄凉

再比如夜晚安静的皇宫:无知小宫女会觉得宁谧清静,怀了造反之心的官员会觉得风雨欲来,等等。

如果戏中要上战场,写景之时莫要太温柔雅致,可以写得恢弘大气,或者悲壮惨烈,这样的环境除了给人合理的画面感,也能使得人物形象更加立体。(另外一提,常有人将出征场面写得十分喜庆,总体来说这是不科学的,古来征战几人回?自己生死未卜,家中还有老小提心吊胆,试问这种不知是不是永别的送行场面,如何喜庆得起来?)

很多人一口气写了很长篇幅的景色,但是效果并不好。一来会觉得堆砌,二来会觉得单调。那么如何才能排除这两点弊病?最好的方法就是分散开写。

开头可以写景,但是未必要将你看到的景色一次性全部描述完,可以将它分成三四段,然后分散插入到整篇戏的各处。这样一来不会给人造成视觉疲劳,二来写景用到的华丽辞藻可以给整篇文章均匀上色,不会显得头重脚轻。另外写景的时候要避免堆砌,尽量不要出现重复的词。比如鹅毛大雪、漫天飞雪。这两个词一个意思,一句话中不用都出现,选择一个最能表达情景的用上便可。

环境除了用在开头、文中,用在结尾也很不错。比如开头写下雪,静谧无声,戏中发生了惨烈打斗死了很多人,结局再写安静的落雪,虽然是同样的景致,但是给人感觉便多了一层死寂,效果不一样,能给人回味的空间。

动作方面,常有人说不知如何写动作,或许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不知从哪部分先写起。为了使动作戏流畅,顺序是很必要的。从上到下、从前到后、从左到右、从细节到大动作,等等,都可以作为动作描写的顺序。比如从上到下:锁眉颔首,右手拔剑出鞘,劲腰一拧转身刺向那人,蹬步遽动,迅疾踏过满地落叶,向其逼去。如果想要做到动作多而不乱,重点就在于顺序。除此之外,一个人的动作习惯和性格身世息息相关。比如一个教养良好的贵族子弟,你让他当众抠脚,显然是不太符合常理的;同样,让老顽童周伯通那样欢脱的人规矩斯文地端坐着看一本书,也不大容易做到。另外,细微的小动作也能帮助塑造一个人的形象,这一点放到后面说。

除此之外常出现的一个问题就是动作太过密集,导致堆砌。这一点经常出现在打戏当中,一句话出现三四个动作,导致思维跟不上视觉,会让人看得很累。比如:前扑抱人滚两圈后跨坐而起抬拳揍下。这种时候可以稍微放慢一些步调,做到剧情紧凑的同时说话有条理:纵身一扑,抱着对方滚倒在地,随后立即跨坐而起,抬手攥拳,重重往人脸上砸去。

再说语言。这是戏中最直观、最推动剧情的描写。不同性格的人会有不同的说话方式,所以在表达之时,需要考虑到这一点。同样是告别,知礼的文人会道一声“在下这便告辞。”豪迈的江湖人会说一句“老子走了!”再比如城府深一些的,经常一语双关或者说一半藏一半;刻板沉稳一些的,言语一针见血、不怎么用反问句;开朗话唠一些的,或许事情不管大小轻重都一并说出来才舒坦。另外需要注意的是很多人喜欢将内心活动用喃喃自语的方式表达出来,比如:“好无聊啊,今天做什么好呢……不如来下棋吧!”这种写法会给人一种很怪异的感觉,换角度来想,我们现实生活中独处之时一般也不会自言自语,所以这里建议将这种语言转换成心理或者动作等描写:百无聊赖中不知如何打发时间,忽然兴起,遂取来棋盘落子布局。当然这也要视情况而定,比如内心情绪起伏大之时,一两句符合情景的自语是很好的。

现在来谈心理。心理描写是很能表现你是否掌握了这个人物的,因为要用这个角色的性格、身世,去代替自己的想法,也就是能不能换位思考、做到入戏。比如,奢侈的富人看到一两银子会很不屑,而乞丐看到一文钱就能欢天喜地一整天。所以在写心理之前,要站在笔下角色的角度去考虑问题,而不是用本体的思想。另外将心理通过动作、神态等细节将一个人的心理表达出来,也是很有味道的。比如笔者在紫胤真人自戏中,紫胤怀念逝徒,会摩挲徒儿曾经用过的木剑,以此表达思念。再打个比方,古文中“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这句话,比直接说“我内人死了很多年我很想她”,来得更含蓄深情。当然,直白地表达也有另一种大方的美感,比如:不自由,毋宁死。所以心理描写,主要看戏中人物的性格、营造的氛围,以及个人喜好。再者神态方面,眉毛一扬,眼睛一觑,也都能反映出一部分心理活动。

综上所述,如果最初人物设定得详细,写戏的时候这些问题都会迎刃而解,因为已经事先将这个人物的性格习惯揣摩透彻了。

长段戏文想要行文顺畅,且不会产生堆砌的错觉,就要求即便以动作为主(H除外),也最好穿插使用各种描写,特别是走剧情。

那么问题来了,如何分配动作,心理,语言,环境?

很多人写的时候这四者交错杂糅在一起,会给人一种逻辑不清晰的感觉。这里给入圈时间不长的新人推荐一种常见写法:景色由远及近,直到人物出现在画面中,然后看这个人在做什么(也就是动作),之后再近一些,看清他的形象神态,再听听他说什么。这样给人感觉顺畅感会强一些,当然完全反着来也是可以的。重点就在于戏文的顺序和层次安排,当也不是每种描写都必须出现,视情况而定,一切为了剧情和人物服务。

然后按照一定的顺序,一段戏码出来了。接下说就是删改。你所写的环境、动作、心理、语言,如果和情节无关、和人物不符、没能埋成伏笔,都是累赘,可统统删去。并且同时精炼用词,使得整篇戏更加简洁。

再然后,这四者是否需要相同的篇幅?答案是否定的。一篇戏,总该有不同的侧重点。这也是根据剧情决定的。你最想表达的东西,是你在做什么、还是在想什么、看什么,决定了四个方面占的比重。你想突出你在洗澡,自然多写些动作。想突出浴室多华丽,就多写景色。想突出你在洗澡的时候想什么心事,就多写些心理。想突出你在洗澡的时候唱歌,就多写语言。 有人会想四者兼得。但是这样往往会显得侧重点不清晰,本末倒置,也就是常说的“细节写多了、主线没写出来”的情况。所以一篇好戏,也存在适当的取舍问题,而且如果遣词造句的功力练到了一定程度,哪怕是一笔带过的东西,也能起到画龙点睛的功效。

三、细节处理

讲完了层次,该说的就是句式和细节的问题。笔者不会强调主谓宾的用法,但是在戏文中,确确实实需要保证语句的畅通。有的人为了追求类似文言文的效果,生硬地搬套文言文语法、夹杂交替使用文言文白话文,从而导致语序颠倒错乱、读不通等问题,这种的就是装X装得过了。比如: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现在已经非常茂盛了。这种画风转变得有点突兀,所以建议要么通篇白话,要么通篇文言文,混杂在一起容易不伦不类。语言简练和通顺本不是相矛盾的事情,所以在写戏之时,保证没有语病是最重要的。

长句词语字数较多,修饰语多,用的比喻等手法多。但有的人写长句常常会堆砌辞藻,追求浮华而舍本逐末。一篇戏文中如果每句话都是十几二十几个字,看着多少会有冗长之感;短句词语较少,简洁有力、节奏明快。但有人写短句常常会断句不当,捏词生硬而缺少流畅。一段中,每句话都是四个字,乍一看很高大上,但是仔细看过去,衔接、描写都成问题。

最好的方式就是长短句混合在一起用。比如一两个短句,然后来一两句长句,这样的好处会给读者有喘息的空间,节奏感强,逻辑也更加明显。比如:敛眉负手,孑然伫立梅树下,身形如松,肩头镶绒大髦教寒风舞得猎猎飞扬。冥思间忽闻背后劲风袭来,未曾回头,仅从容侧首避过,并指弹开颊边枪尖。

接下来处理一些更细节的。如何塑造一个人物,除了骨架血肉,还需要修饰。这里的修饰,可以是很多种。让一个人物活起来方法有很多。

其一,适当的习惯性动作或者口头禅。笔者友人塑造的王爷,温润如玉,却也心机深沉。他在动主意的时候,常常会转手上的扳指。再举个例子,西门吹雪的招牌动作就是吹剑,柯南断案前也要用绳命去射岳父。这样的招牌动作能让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也能突出这个人的一部分性格,比如张狂,深沉,好动,等等。口头禅也一样,都能反映出一个人的性格。不过需要注意的是,一切都要适度。很多新人喜欢:xxxxxx【笑】;xxxx【笑】这样每句话都带个表情或者【喝茶】【淡漠脸】之类。不是不可以,而是不用每句话都带上,容易给人造成视觉疲劳,从而产生这是苏白娘的感觉。
细节方面还可以用道具。道具有很多,从身上穿的到手里拿的,都能突出一个人的不同方面。

拿武器来说,不同性格的人所使用的武器也不同。君子一些的用剑,豁达霸气一些的用刀,刚正不阿一些的用枪等等。再然后,折扇,羽扇,蒲扇,绸扇;青龙偃月刀,五尺斩马刀,唐刀,苗刀,飞刀……这些不同的道具也都能让人脑补出不同的形象。另外,同样的道具,不同的人能有不同的用法,比如书塾的儒雅夫子,喜欢用扇子轻敲学生的脑门;风流的纨绔子弟,喜欢拿把扇子耍帅泡妞。所以如何塑造一个人,细节方面也是很能做功夫的地方。

最后要说的就是思维逻辑。很多人觉得写一个人物要么崩皮,要么写出来都一个模样。这个问题就在于你能不能换位思考,用你笔下那个人的思考方式去说话做事。这一点在前面的心理描写部分已经提过,所以就不再多说。很多性格并非真的撑不住,而是在于你对这个角色的了解有多深入、对描写这种性格的用词有多少积累。

赞 (5)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