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可以平淡,却不能乏味

角色可以普通,戏却不能甘于平凡。借助矛盾与对比——令戏平淡却不乏味,这就是这个技术贴的中心。

根据以下不同场景情景剧情配以合适的戏,再来分析“矛盾与对比”在这些戏中的作用。

  • 死别。
  • 生离。
  • 日常。
  • 反差萌。

一、死别

死别与生离在题材上就属于容易写得出彩的类型,帖子由浅入深,所以先讲讲“死别”。

我的理念:矛盾与对比,就是令剧情出彩的要点。

死别这个题材,提供了现成的矛盾与对比。

说得通俗一些:

我不想死但是我身体已经垮了,这就是矛盾;我现在的身体垮了但是我以前的身体可好了,这就是对比。

死别并不只出现在突发绝症这一种情况下,所以再谈得更细致些:

  1. 一心求死
  2. 缠绵病榻许久
  3. 生or死

首先,一心求死。

遇到了什么样难以接受的事情才会想放弃自己的生命。

破产了?受欺压撑不下去了?心爱的人去世了不愿独活?等等。

以上这些内容即是剧情的一个起伏点,我称之为“矛盾”,或者说冲突。

由此而生的“对比”呢?

回忆一下自己以前,要不是遇到了xx事我也能好好的生活下去。

破产前后:可堪挥霍的金钱与拮据的用度,狐朋狗友一堆与树倒猢狲散,或者其他。

受欺压寻死前后:原本还有白月光对自己好,现在白月光也没了,因此支撑不下去了。或者其他。

心爱的人去世前后:两人秀恩爱的场景与现在自己形单影只。或者其他。

其次,缠绵病榻许久。

这种经历下的角色可能性,我举出三种。

①明明身体已经消瘦得不行但是对着别人都很开心,心里不是没有悲伤痛苦绝望但是还是愿意对他人表现出好的一面。

②毫无生机只静静等待着生命结束任凭身边的亲人如何痛苦他也不为所动了,但是在他真正死去的时候他是很开心的。

③为什么得这种病的人是我不是别人为什么我就要受这种痛苦看到我现在这样你们是不是很高兴啊,你们都给我滚。

第一种的亮点:

内心活动与其表现的对比,以及正能量的笼罩感;

第二种的亮点:

之前的麻木与最后死去时那个开心的笑容(或者其他?)的对比;

第三种的亮点:

平时现于人前的躁狂与独处时的一滴眼泪(或者其他?)的对比。

最后,生or死。

什么情况下会出现生死的抉择,我举两个例子。

①关键词:警匪,卧底,对立阵营。

②关键词:一命换一命。

第一种:

黑道老大准备进行一桩交易,被卧底透露出去,警队进行埋伏。这应当算是比较常见的戏码了。

卧底心中的正义及曾经与“兄弟们“出生入死过的情义间的抉择,是矛盾。卧底曾经的“忠心耿耿”(或许还救过老大的命?)与现在的背叛,是对比。

第二种:

主子性命垂危,侍卫求人医治,然而对方的要求是一命换一命。

一人求,一人不治,这是一个矛盾。

而既然是暗卫,却让主子受伤,自然是要担责任的。

“我的命本就是主子的,更何况我犯了错,待主子醒来后也要谢罪,抵命于我再轻松不过。请动手吧。”这样的反应显然是出乎医者意料的,就形成了对比。

二、生离

下面这段戏是比较久之前写的,有不足,但是在那场对戏中算是最好的一段,所以拿出来举例。

顾丹青

这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间,除了不断穿梭而过的路灯,整个城市都像是陷入沉睡。

望着车窗上自己的影像,渐渐陷入思绪。

在一起已经六年,熟悉的好像另一个彼此。

毕业典礼后,在林间小路相携走过,低头一吻,阳光透过茂密枝叶打下斑驳的暗影,弥漫在身周的是合适的温度。

一切开始得自然而然,自己伸出手,对方便接受,原以为是默契,现在看来,又像是习惯。

不分开,如何看得清自己的心。

提前两个月搬出了两人共同生活的地方。

初时如何都奇怪。

那喊出的无法收到回应的名字,那伸出去接过水杯的手,那午夜梦回间向身侧搂过却只捧到空气的手。

后来便只是不经意想起。

逐渐适应新的环境,却仍适应不了缺少一个人的生活。

终于还是决心离开,去往一个新的国度。

那儿有着弥漫的雾气,有着如同被雾隔开的交往距离。

是我该去的地方。

这是一段分手戏,没有痛苦不堪,没有纠缠不清,也没有歇斯底里。

自认为这戏还是不算差的,不流水账,感情也有写出来。

以及我在这个帖子中所拿出来的戏,全部都没有事先商量剧情。要让戏显得有意思一些,就得靠自己来添东西。

我给这场分手设置的矛盾在于:

我怀疑俩个人当初在一起,是因为喜欢还是因为习惯。

至于对比就应该很明显了?

两个人的生活与一个人的生活。

三、日常

日常戏局限性比较大,无非是家长里短鸡毛蒜皮的那些事,但是把普通的剧情写的不乏味就是这个帖子的目标。

戏友

【信口道来并不放在心上,本是京城人士,机缘巧合来此,初始一番心绪也未料到会在此长留,目光触及人侧脸,疑问出口】长安自生下来就在此地?

(此处只截了他戏的最后一部分)

说书人-顾平

“自然。”

之前已托了人告知家中,自己今晚并不回去用饭,此时便带着人穿街过巷,往洪伯那尝上份馄饨。

“你自京城来,满日里见的都是无上繁华,天南海北皆聚在那一块地界,端的是蕴了大气象。只是……同那番格局不同,这小镇依山傍水,山是青山,水是绿水。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养的除却外貌,更是心性。”

同馄饨摊子还隔着些距离,只那飘香已是能嗅得,暗下来的天色里,壁上挂着的灯笼静静燃着。

“就说方才那小贩,未尝不是心善。只是这消息一传将出去,怕是不知道该有多少乞丐要寻上门去了。”

话落,只摇摇头。

先提及一下背景:这段戏之前的内容是,我同他讲,自己看到一位水果摊主将水果送与乞丐尝。

而就在上面那对戏中,【他是京城人士】是对方给我的信息,在他写出来之前我并不知道有这个设定。

但是既然有这个设定就能利用起来,【将京城的繁华与小镇的悠远相对比】,写小镇民风淳朴,所以水果摊主才会那么好心。

假设我不这么写,而是这样回。

他说:你生来就在此地?

我说:对,你从哪儿来?

这样的剧情就没什么意思了。

戏友

要我说,拿银子买了小贩水果分了便是,也不必顾忌谁失谁得。

(同样截取了他最后的一部分)

说书人-顾平

闻言失笑。

“一次两次尚可,长长久久却是没甚可能。”

这次选的位置,正对着洪伯前后忙碌的身影,只见他掀开盛汤的盖,将一旁自家捏的馄饨往里头一掷,仿佛都不用数上个数一般,复又合上盖。再寻了碗来,一份份添上调料,揭盖各舀上半勺汤——原本沉进锅里的馄饨此时俱浮了上来,便改用漏勺捞出。

“嘴馋时我常来洪伯这尝上一尝,你到小镇也有些时日了,却不知你可来过?”

正说话间,洪伯便托着两份馄饨上桌来。乍看上去也无甚差别,只是身旁人的那一碗中,浮着些许绿葱,点缀得更为讨喜,而自己这份却是没有的。

“便是你来过了,陪我再尝上一尝也想必是乐意的。”

恰一阵夜风拂过,本是想去握那勺柄的手只得转而遮上唇去,闷闷地咳了两声。

这一段的对比看上去并不是那么明显。

两份馄饨,一份放了葱花,一份没放葱花。

因为我是洪伯的熟客,而我是不喜葱花的,所以洪伯按照往日的习惯没给我加。

这就是这一处对比的作用。

从细节之处完善了我这个小镇本地人的形象。

四、反萌差

说说我要放的这段戏的背景。

我同师兄下山采买,谁想遇上落雨,被戏友请喝茶,等雨停。戏友同我说清明将至,他要去拜祭两位好友。

小和尚-无因

双手捧着瓷碗,低头贴着碗沿咕噜几口。茶水涌了下去,就有热气在肚里冒,之前脸上还笼着的水雾似乎也顺着碗里白气儿一块飘走了。

“小僧在这儿等着师兄,晚些回寺里去。”

都说清明时候雨绵绵,天气实在不怎么好,俗世里的人也会因此心情低落。这人就是因为突然下雨,道路泥泞难行,所以才不开心的吧。

“故人已登极乐,想来也不愿亲朋因他劳累。”

笑得眉眼弯弯。

“施主不必忧心,一场春雨一场暖,等这雨停了,天色也就明朗了。”

我不算如何会C小孩,也不会C和尚,但是毕竟这场戏里我的身份是个小和尚。

想要如何把这个角色塑造得有意思些,不卖自然萌。

所以我想到了反差萌这个方法。

他同我说要拜祭好友,我难道得回他些什么去世了就是去了极乐世界是解脱活着的人不必挂怀吗。

我只是个小和尚,虽然正经萌也挺萌的,但是问题来了:我不知道这种说法对不对。

于是只好装不懂(真不懂)。

明明戏友是因为吊唁故人而低落,我却因为年幼而且是个和尚,不懂那些亲朋去世的苦痛。

所以我只当对方是因为天气坏不方便行走而不开心。

“故人肯定不会希望你去看望他却走得累坏啦,所以肯定会天晴的。”

这是小和尚的心理,很简单。

但是小和尚说出的话却恰巧有那么点隐藏的意味:逝者肯定不希望好友因其心伤;雨过天晴,一切都会好的。

这就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了。

也是我想达到的效果。

赞 (1)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