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技巧及一些建议

每一个人都可以凭借自己的人生经历和想象力,随意地在脑海中演绎各种天马行空的情节,但如果要将这些情节编撰成有血有肉的故事,并且用文字完整地呈现出来,却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做到的——这需要一些小小的技巧。

我们都知道,天才是教不出来的,但技巧却可以教会。我不保证你们看完之后都变成大触,但起码能让认真的你们缩短一些摸索的时间。

首先明确一点,在这里我们讨论的主题只有语C,我所说的语C指的是演绎某个角色,让他们如同魔术一般从你心灵深处跃然于纸上的过程。

目标是帮助那些初入圈但还不得其法的语言COSER或者想要继续进步的语言COSER,更快捷、更轻松的完成一个蜕变。我总结提炼出来的都是一些基础性的技巧,没有人会使用所有的技巧,也不会有人不使用任何技巧,能将这些技巧发挥多大的作用,这都取决于你——阅读者本身。

写这些的目的也只不过是让人少走弯路,都只是一些基础技巧而已。

一、你必须先打好基础,然后才能知道要去寻找什么

首先,别按照别人的规则书写。你要知道,每个人的感觉都不一样,对事情做出的反应也不一样。因为我们的生活经历不同,作出的反应也不同,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方式。比如一个女人因为邻居与她擦肩而过却没有看到她,而感觉受到了轻慢,由此而怒火中烧,这种事情放在别人身上也许什么情绪也不会引发。

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把这种感觉带给别人,没有感觉的生命是一种死亡,我们希望我们的文字能够重新创造那些感觉,让它在我们的文字间涌现、膨胀、汹涌。

然而我们不是天才,所以我们需要边作边学,在实践和犯错中成长,因为不论是语C还是写作,它们性质是相似的,人们通过试验和犯错,知道了哪些方法可行,哪些方法不可行,然后将这种知识加入自己的经验法则里面,如果一个人没有办法总结这样的规则,只能说他不会汲取经验,这么一来,不论他多努力,都是在浪费时间。

1、选择正确的文字

我们的基本任务(原谅我用这个词,但的确就是任务不是么)是什么呢,没错,是选择、安排和描写。

首先说选择。我们要决定谁是我们的角色,在什么时间,在哪里,在做什么?在你的角色进行各种各样的活动的时候,别人会注意到什么?是看到朝霞还是污泥、美丽还是瑕疵?对方会被你描述的所吸引住么?一阵食物的香味?锯木板的刺耳声音?指尖触碰到天鹅绒般的丝滑?茴香酒的滋味?愤怒的咆哮?眼睫毛的一闪?为什么对方能注意到这一点呢?这个细节对你们的剧情重要么?

每一个决定都是重要的,作为安排者的你必须做出选择——去掉那些不必要的、延误剧情的东西。同时,你要尽可能的安排好描写的顺序,这有一个很不错的例子,你先对别人展示了一把枪,然后是棺材,然后是眼泪,别人会认为你的焦点是心碎;而如果你先描写了棺材,然后是眼泪,然后是枪,你的焦点可能就是复仇。就像这样,你做出合适的安排,给予这些零散的素材一点生命。

然后通过描写来让人体验到戏文里的生活,栩栩如生的。

怎样让香水的气味呈现在你的对话框里?怎样呈现怒吼与咆哮?怎样呈现威士忌的刺激或者和煦的春风?或者泥土?鲜血?通过文字,你的描写。

写下来,很简单。但真的这么简单么?用简短的词语、句子、段落?是的,简单是一种优点,但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生动。刚开始你可能会迷茫,在哪里、什么时候以及怎么做到简洁?如果详略不当,简洁可能会毁了你。

2、让描写生动

那么我们怎么让描写生动,以前我们说过,运用能够被感性认识的元素,视觉、听觉、嗅觉之类,这是大家的共同点,是人们相信的依据。准确的描写它们,把它们放到行为和运动里。

和写作一样,你的关键是名词和动词——我相信神智正常的人都知道这个,我们用名词给事物命名,然后用动词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事。

你想要的是形象化的名词,它们甚至能把图形直接展示在他人心中,而且越特别、具体、明确,那个画面就越生动。简单的一个例子,“茅草屋、平房”总是比“房屋、建筑”来的具体不是么。

你需要的是活动的动词,表现事情正在发生,直接描写静止状态的词通常都很无力。“坐在椅子上”比“在椅子上坐下来”要枯燥乏味,让你的画面包含一点行动总是没错的,冲击力会更加强:“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在椅子上不安的扭动着身体”“从椅子上站起来”“猛地站起身碰翻了椅子”。这些“活动的”动词可以帮助人形成更加鲜明的想象画面。

要生动的、充满活力的描写,就要尽可能的删掉哪些“在”,我是说“士兵在冲锋”总是比不上“士兵冲锋陷阵”来的棒。哦,对了,你还可以用别的表达方式,就像“阵地遭受了士兵的猛烈冲击”。

然后我们大概需要去掉一些过去完成时的表达,就像“我过去从没有意识到我有多爱她”,好吧,有时候过去的历史也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但常识范围内我们不太需要它,所以我们还是把它改一改的好,这里的技巧是,让回忆变成行动,或者让它们紧密相关。光是这么说我们都不太能了解,不如我们来做一个对比“我过去从来没有意识到我有多爱她”和“她的眼睛还是老样子,她的眼睛,她的嘴…如果我现在试着吻她,就像很久以前河边那个夜晚一样,她会怎么反应呢?”放手去试试看吧,效果总是很神奇。

然后是代词,这个没什么好说的,让你的代词指代的是正确的名词就好。

形容词是用来修饰名词的玩意,帮助你让表达更准确。区别就像“直视着他的脸”和“直视着他有棱有角却憔悴的脸”,或者“一个金发女郎”和“一个声音沙哑、其貌不扬的金发女郎”,形容词帮助我们把它跟别的脸孔区分开。

副词,它们修饰动词,描述一个动作完成的方式,像什么愤怒地、不耐烦地、活生生地、沮丧地、欢乐地。不过只是这样的话,多让人厌倦啊,不说看的人,就算是我们自己,写多了也会厌倦不是么?所以还是来让我们看看补救的措施吧。好吧,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用行动代替副词就好。和之前一样,我们来做一个对比:“愤怒的转过身去”和“能察觉到自己的表情在这么一瞬间僵住了,双手不由地握紧,指关节因此而发白”、“疲倦的坐下来”和“深深叹了一口气,跌坐在椅子上,头向后靠,闭上了眼睛”。

生动比简洁更重要,至少有些时候是这样的,毕竟还是让大家身临其境比较好不是么。

有技巧的使用词语,善用比喻,都能帮助你为角色注入生命力。

3、让意思清晰

这里的让意思清晰,是说别用错词。

用专家的话来说,词语既有本义也有言外之意,本义就是说词语实际上的、字面上的意思,当一个词语除了这层实际意思之外还隐含着或者暗示了其他东西时,这些隐含的东西就是词语的言外之意。

这些隐含的、暗示的、关联的意思通常包含着赞成或者反对的弦外之音,而这种弦外之音通常比词语“实际的”意思更为重要。这些需要平时积累,不在这里多做解释。

文字还有哪儿容易出错呢,句子结构单调没变化、主语和动词分离、副词位置不当、词语和段落的重复、不能立即表明意思之类的。当然还有更多的错误,但可以从这些开始。

这些我相信你们的语文老师都会教你们,我就不多说了,总之别让人读两遍甚至更多遍才能明白一个句子的意思。

二、让我们学着表达出我们想让人看到的

1、 赋予一个场景生命力

谁都不能凭空想象出一个商业区汹涌的人潮,或者一座茂密的原始丛林,或者什么地方肮脏破败的社区,甚至满是俗气、毫无品味的现代装饰的客厅。所以我们需要具体、详细的描绘每一个场景,提供真实、丰富、恰当的细节,将你想象到的画面,栩栩如生的展现在对方眼前。

我们通常根据自己的感官印象来构建一个场景,比如青草地和白房子,小猫咪呜和卡车的轰鸣,香奈儿5号和袅袅炊烟,冰凉的鲜榨橙汁和热气腾腾的墨西哥鸡肉卷,丝绸的柔滑和火山灰的粗糙。我们通常需要多写几句话,比如我们想要让人知道月球上的陨石坑喷出的烟气是什么气味,你就得找一个合适的比喻来形容它。

我们构架出的这个世界需要一个参考系,为什么呢,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在自己目标、态度和过去经验的基础上以自己独特的、个人化的方式对环境做出反应。你的角色也有自己的目标态度以及经验,所以不要让你自己的主观意愿影响到他。

比如面对一个肮脏的贫民窟,有人会觉得恐惧,有人会因为弥漫在每一个污迹斑斑、臭水四溢的房门前的怒视和敌意而寒毛直竖,还有人因为自小生活在这种环境下他完全没有意识到污秽和恐惧。

我们描述场景的时候必须反映这些感觉,努力的去追求客观性,这样你就逐渐开始建立起一个情绪化的、主观的区域,甚至一个栩栩如生的角色。不管别人的自身经历多么有限,都将会因为仿佛置身其中而被吸引。

2、让你的角色发展变化

如果你一场戏的时间轴足够长,你的角色他也许会从一种心理状态转向另一种。这也是你要注意的。但这种变化需要有外部世界的变化,也有你的角色他个人内心的变化,这种相互作用、双重行动究竟怎么发生,我们来认真琢磨一下。

我们期待事情以惯常的、我们可以理解的方式发生,当它们不这样的时候,我们就会心烦意乱。如果你掏出一根烟,但它反而朝着你冒烟的时候你完全有理由感到惊讶。

人们总希望每件事的发展背后都有理由,这给我们安全感,每件事都井然有序、我们能控制局面。但事实上我们的世界很少以这种简单有序的方式运行。但总的来说不管多么的不严谨,因果关系总是让我们的世界有意义不是么,所以我们来看看,怎么把这些东西用到角色上。

现在给你一个场景:教室。有调皮的学生把一枚大头针尖头朝上藏在老师的椅子上,她坐下去,突然疼得大叫一声跳了起来,教室里开始喧闹。

这里描述的是一种特殊类型的因果模式,我们在生物学上称为反射弧——好吧我开个玩笑——总之这是应用于人物的因果模式,原因变成动机刺激,结果变成人物反应。

什么是动机刺激,专家告诉你,是让你的角色做出反应的一切外部事物。

什么是人物反应,专家也告诉你,是角色由于受到动机刺激而采取的一切行动。

具体地说,角色可以对任何事物做出反应,不管是世界末日还是小狗的鼻音、一股新鲜空气、头顶喷气式轰炸机的轰鸣。角色可以做出任何反应,惊骇到晕过去、瞬间头脑一片空白、从睡梦中露出浅浅的微笑、签署命令将一百万犹太人送进毒气室。

或者你们会希望再来几个例子?我是说或许你们可以试着举出一些其他的例子,但我这里就不多说了。

动机刺激可以以你察觉不到的方式发生。好了,别嫌我烦,这里又有一些例子,晚上气温骤然下降,你会在睡梦中哆嗦,因为你盖的被子太薄了。这种反应完全是下意识的,也许你不会醒来,但你像婴儿一样蜷缩起来试图抵御寒冷。

就是这样。有人开枪,你停下脚步。一位女士向你抛媚眼,你迎上去。闹钟叫你起床。闻到臭味你捂住鼻子或者把鼻子埋进大衣里。

通过正确的选择和呈现,让你的角色鲜活一点,就和活在我们身边没两样。

3、你的角色活生生地存在,所以让他有自己的情感模式

我从网上找了一个例子(别觉得我烦,我只是觉得你们会喜欢例子),这个例子是这样的——

这天晚上你到家时,整个屋子一片漆黑。客厅桌子上的一张便条告诉你:你妻子跟另一个男人走了。

一开始你呆若木鸡的瞪着纸条,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然后混合着恐惧、痛苦、愤怒、和悲伤的情绪浪潮席卷了你。你跌坐在身旁的椅子里,大声的咒骂。这时,尽管你努力控制自己,咒骂还是变成了怪异的狂笑。你发现,在你大笑的同时,泪水却不知怎的从你的脸颊滑落。

这个例子发生了一件什么事呢?是这样的,你接受到一个动机刺激(那种告诉你你的生活状态已经发生了变化的便条),这个变化让你的心理状态随之发生了变化,你的情绪平衡和内心宁静被打破。本来受到压抑和控制的感情,在突如其来的混乱面前挣脱了束缚,也就是说你的感觉表现成了看得到的反应。你跌坐在椅子里,你咒骂,狂笑,哭泣。

专家告诉我们,这就是情感模式,是一种在人心中制造感觉,然后帮助他们把这种感觉表达出来的机制。

然后我们在前面讲到,事情发生的顺序,严格的时间顺序——一件事情挨着另一件出现,关键就是哪个在前哪个在后。当然,所有的事情都可能发生在一瞬间,这当然是夸张,但某一两件事还是有可能同时发生的,比如“皱了皱眉,在椅子里不安地扭来扭去”,或者“喷出一口香烟,迅速的扫了一下下家的牌”。

总之,在构造一个刺激-反应单元的时候,应该是这种顺序:动机刺激-人物反应(感觉-行动-语言)。

不过别误会,我不是说你每次都要使用完整的三个部分,而是希望你可以培养出一种敏感,从而以娴熟的技巧和不错的鉴别力来简明平衡的运用你的知识和素材。

唔,还有一点,当你要打喷嚏的时候你会立即伸手去拿纸巾,而不是明天,更不是下个星期,所以你的角色收到的每一个刺激都要立即采取行动,但是,别汇总,把一大堆的刺激-反应单元归集到一起,把它们分解成单个独立的元素。

比如说你打算这么写“清晨,听见了闹钟声,有些勉强的从床上坐起身来”(也就是说起床)或许这种句子正是你需要的,但我们如果换一种写法呢?“一个人孤零零的漂浮在黑暗、朦胧的世界里。忽然间,一阵尖锐、刺耳的巨大声响划破了周围的宁静,吵得人脑袋都似乎裂开一般难受。奋力的挣扎着,摇摇晃晃的冲出黑暗和迷雾——睁开眼,却看到眼熟的天花板,挣扎着从温暖的被窝里坐起身,抬手按掉了仍旧铃声大作的闹钟”

依此类推。

实际中,角色的反应——感到什么、做了什么、说了什么——都得和他的外部世界保持联系,有时候是直接联系,一种逆向反应:你的角色朝对手开了一枪,对手马上开枪还击。有时候只是在等待进一步的外部变化:朝前挪动了一小步,继续窥视着,对方如同没有发现似的,朝这边靠近了一些。或者当你试图延缓行动的时候,甚至连外部的变化都没有:仔细观察着远处的山坡,那边却仍旧没有丝毫动静。

4、动机刺激要能有效的发挥作用

要让一个动机刺激有效,就必须拥有对角色的重要性、和剧情的相关性。

简单地说我们要做一个选择。我们先来想象一一个画面:

山间的一面小湖。岸边的一侧,茂密的树林沿着山坡一直延伸到水边。另一侧,陡峭的悬崖直插云霄。在一条尘土飞扬的小路尽头,靠近南边的一片狭窄空地上停着两辆野营拖车,支着一顶帐篷。孩子们在玩耍,女人们在烧饭,一个男人在100码外的湖边钓鱼。小路的另一头逐渐远离湖边,绕过一丛灌木,在一片盛开着各种野花的草地旁边蜿蜒。现在,一辆汽车沿着小路驶来,引擎在颠簸的道路上发出轰响。在草地的另一头,一座小丘背后,几乎完全隐没在一丛灌木的阴影里,两只小熊在嬉闹,它们毛皮黑亮的母亲在一旁用戒备的目光注视着它们。接近湖的中央,一条虹鳟鱼跃出水面,岸边的钓鱼者屏息凝神,稳住手中的钓竿,这根钓竿就像某种昆虫长长的、轻颤的触角。

在这种画面里,你的角色会注意到什么,对哪个具体片段作出反应……这些事情交给你们和你们的角色来决定。

正确的反应是正确的刺激的直接产物,选择出了正确的刺激成分,你就控制了故事的方向。要让你角色的反应合乎情理。也让你每一个刺激都拥有自己的目的。

我是说,你最好别让你的描述对剧情没任何影响,这就像你在开场的时候描述了一把枪,或者一些别的东西,但它直到最终落幕也没派上半点用场。多让人愤怒啊,你只需要描述你想让对方知道的东西就好。

让我们回到上面的那副场景里(没错,我们总会用到它)。现在我们的角色出场了——让我们假设他是一个美国人(英雄好像总是美国人),他得去救出那个受虐待的孩子,他相信孩子被囚禁在了那个帐篷里面。

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得放弃大部分的动机刺激,围绕着那个帐篷,或者围绕着那个受虐待的孩子的,才是我们需要的——看电影么,里面总有特写镜头,学学那个。

然后我们说说人物反应,它只有在准确反映了你试图创造的图景时才是重要的,它得捕捉到情绪的细微差别。温柔可以多种多样,残忍、拒绝或者欲望也同样是。如果你想要塑造一个和蔼可亲的角色,就别让他给人留下这么做很蠢的印象。

也就是说人物反应必须是:重要的、相关的、有目的的、个性化的、合理的。

你要制造怎么样的效果,就必须明确的决定好,你的角色是怎样的,然后通过正确的反应来说明性格特征和心理状态。

我们重点说个性化和合理性。

个性化,也是你塑造角色的关键,你需要塑造出和那些性格特征相符的反应。胆小鬼不太可能突然袭击一个暴徒,沉默寡言的人也多半不会突然口灿莲花。不论你的人物是哪种类型,都要体现在他的反应中。

然后是合理性,也就是说角色对刺激的反应应该是说得通的,除非他是个疯子,不然不会动不动就大哭,也不会因为对方迟到了几分钟就捅人刀子,或者接受无理由的粗暴对待。

换句话说就是别让你的角色对刺激反应过度/反应不足/反应不协调,或者是诸如此类的错误。

5、比例问题——也就是说详略得当

我们知道在每个故事里面总会有一些部分比其他的部分描写更详细,有时候我们一句话带过好多年,有时候我们花很长的篇幅描写短短几分钟里发生的动作。总有人问怎样来详略得当呢,这种时候我只能说,适当就好。

觉得太简单么?好吧,就把你觉得没什么关系的那些时间段一句话带过。这能避免你写出流水账一样的东西来。

通常,你着力描写的重点应该是对情节发展有重要影响的东西,角色心理状态发生变化的时候需要详细描写,没有这样的变化可以概括描写。

技巧在于问问自己,我的角色对他的世界中客观状态的变化有什么感觉。

剩下的交给阅读者,也就是你们来思考,什么对于你的角色才是最重要的以及怎么减少让人觉得不满意的部分。

三、关于角色

想要塑造角色,要抓住最先出现的人物轮廓(在同人圈这个事情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我们总是抓不住原作里角色的神韵)总之你先要抓住这个轮廓,然后不断的充实,最终让他们获得生命。

总有那么一些人很擅长场景的塑造,但却对塑造角色这一点感到恐慌。那么我们为什么会不那么擅长这件事呢?因为我们总是跟其他人在一起度过,却不太去注意他们。福尔摩斯说过的:“你看到了,但你没有去观察。”我们看到原作里面表现出这个人这样子,但想不通为什么这个人会这样,或者我们对他的认知局限在剧中表现出来的那些里面,没有办法从已知的方面推测出他面对其他情况的时候会怎么做,或者说为什么那么做,甚至我们不理解他为什么会让我们感觉无聊或者兴奋。未知总是让人恐惧。

1、角色就是剧情里的人

首先我们来想一想,一个角色在多大程度上能像一个真实的、活生生的、会呼吸的人?往大了说吧,千分之一不到。因为真实的人是无限复杂的,我们不过只是在对真实的人进行模拟,当然,我们是在模拟一个模拟真实的人的人,虽然有点限制,但还算是要容易不少。

我们来模拟一下角色的诞生。

最开始他们面目模糊,很潦草,然后作者开始赋予他们个性,也许每次都只给他们一点点,但人物的形象就这么在你的心里逐渐成型。那么作者是怎么得到这些细节的呢?是通过观察,通过思考和洞察力,通过想象。

以观察为例,我们的一生中,大脑总是自动保存着各种各样的形象,这其中就包括了人的形象。你看到他们的样子、他们如何行动和思考,然后你开始创作的时候就会从这种构成要素里面挑选、修改和重新组合。

聪明的作家都这么干,所以我们大概来尝试一下,解剖一个角色——他们是什么样子的,怎么行动,怎么思考——然后你重塑这个角色,当然要从生活里找要素,没有谁是凭空创造角色的。说白了我们大家都在这么干,解剖他,然后试图重塑出自己心里的他。

这里要申明另一点,我们不能试图套用一个真实的人,因为我们需要根据情境修改他,现实总会成为想象的阻碍。而且真实的人很难描写,你总是会试图记住他实际上是怎么做一件事的,而不是让他做他该做的。

总之我们要重塑一个角色出来,就得对角色有够多的了解,每个人物都是一个不同的、独一无二的个体。

这里我们又引出一个观点,每个人对角色的看法都不一样,所以通常会有人指着你说“嘿,你崩皮了。/喂,你的角色是不是OOC了啊。”你真的崩了么?你只要回过头想想你塑造的这个角色就好,和原作差距大么?如果你角色的行为发生在现实中你真的会觉得合情合理么?如果你能告诉自己,这就是我觉得的他,我对我喜欢的角色问心无愧。那你就完全可以不管那些指责,坚持自己的观点。

(当然,这里的情况不包括你觉得一个大老爷们穿女装或者一个大老爷们各种矫揉造作是很合情合理的这一类。)

2、怎么赋予角色生命

让一个角色在他人看来生动可信,要让他看起来像一个活生生的人,行动起来像一个活生生的人,就是说你给他一种生活的表象。

1)确定支配性的印象

回想一下你自己对于角色最深刻的印象,你发现你给他贴上了标签:一个尊贵的人、一个骄傲的人、一个性感的人、一个粗鲁的人等等。要影响他人对你的角色的反应,你需要决定你想让他人获得什么印象。

2)让形象适合角色

这个和同人圈子关系不大,倒是原创圈需要注意一些,我主要在同人圈子活跃,也就不多做说明。

3)修改形象

因为我们所有人都是前后矛盾反复无常的,把这些矛盾写下来,你的角色也会很有趣——好吧,这个也似乎和同人圈子没什么关系,但有时候还是会来一场和原作没什么关联的戏不是么。总之真实的人他们不止会想要一件东西,也不只有一种感觉,在表面的一致性之下,冲突和矛盾时时都在涌动。

4)角色和群体

对戏总是两个或者更多人的事,大家都有不同的支配性印象。如果出现两三个支配性一样的人物,他们就会彼此削弱,很容易变得千篇一律。

5)标签

外表、言谈、怪癖和态度,同人圈基本上是既定的,那么你就要去重现它们,原创圈就需要你们自己去给角色贴上(而且要经常体现和强调),它让人能把你和别人区分开。

3、赋予你的角色方向

角色当然都是人创造的,但他总是应该看上去是按照自己的意志在行动,而不是谁的傀儡。所以你需要为角色提供一点合理的理由,让他有理由如同你希望的那样去行动。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角色追求的目标对他来说象征着个人内心需求的满足。

然后看看你的角色怎么看待他自己、他在剧情里的困境、他的世界和日常生活,并且对这些做出反应。是的你要去创造一个角色的观点,给他一段历史。

就像你我一样,角色从经历中学习,他的思想、感觉和行为模式是从他的过去里提炼出来的,每一次失败、每一次挫折、每一次努力、每一次伤害、每一个错误、每一次退缩等等等等。

我这里提供四点作为特别需要考虑的:身体、环境、经验和观点。除此之外还有爱、工作、社交。不多做具体说明。

现在,你正在重塑一个依照个人意志行动的角色,除了上面七点之外还有要让你的角色注意的一些方面:

第一,注意自我形象

第二,让角色保持前后一致和可信度

第三,让行为来讲故事

第四,整合内在和外在

第五,别过度建设

第六,学习你的技艺

由于篇幅原因这次我们结束在这里,很多方面只列出了要点,一些关键点希望能由你们自己来思考领悟,好友通道开放,想不通的欢迎探讨,但无聊来找茬的请别来,我很忙。

赞 (3)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