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C-技术】浅谈代入感和心理

前言

这次我们来说说代入感。现在很多人评戏都喜欢用一个高逼格词汇:代入感。究竟什么是代入感?

百度给的解释:指在小说、影视或游戏中读者、观众或玩家产生一种自己代替了小说或游戏之中的人物而产生的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那么简单说来就是身临其境。

如何在戏里头让人觉得身临其境?我个人觉得可以从两个方面入手:生理和心理。

一、代入感之生理

生理方面,人有五感。写戏的时候经常有人说自己描写匮乏,不生动,那么在这里我推荐 一个方法:用视觉、听觉、嗅觉、味觉、触觉五个方面去刺激读者的神经,从而营造氛围、增强画面感。

举个例子,如果要写厮杀后的战场,就可以写你看到的尸横遍地、黑烟战火,听见的伤兵惨叫、老弱啼哭,嗅到的浓重血腥、刺鼻尸臭,尝到的苦涩草根、饥肠辘辘,感受到的烈风刮骨、沙土扑面,等等。

当然这些描写不一定要面面俱到,也不用一口气在戏文开头的时候写完。描写的部分分散在文中各部分,可以给戏文均匀上色。五感的描写大伙肯定也写过很多次了,相信你们在这方面已经有了更高的追求,所以在这里就不多阐述。

二、代入感之心理

另一方面就是心理,心理要让人产生共鸣,才能使对方有代入感。

举个例子,一个坐轮椅的残疾人,他说:“泰山很美,我很想去。”

“想去”这个词很抽象, 然而究竟想到什么程度,鬼知道。但他如果换句话说:“泰山很美,可惜我去不了。”这样一来别人能听得出来他的遗憾和惋惜,而且充分意识到“他是个残疾人,我们能去而他去不了”,从而产生同情和热心帮助他的冲动。这是一种语言上的技巧,虽然有点儿心机婊,但如果能调动别人的感情,那就是成功的。

同样的再举个例子:“我胳膊被刀划伤了,很痛,留了很多血。”

这不废话吗,正常人被砍了可能不疼吗?只是疼到什么程度,读者感受不到。如果换句话:“我胳膊被刀划伤了,伤口深可见骨,周围因失血而发白的皮肉都狰狞地往外翻卷。”这样能让人大致对伤口的严重程度有个数,从而脑补这种伤会带来什么等级的疼痛。这是借用视觉刺激给读者留下的脑补空间,不失为一个增强代入感的好方法。

这是我随口说的两个最简单的例子,最重要的是学会一种方法然后自行举一反三。分别从心理和生理两个方面给读者代入感,方法都是“曲线救国”,毕竟直抒胸臆的方法比较简单,所以我选择剑走偏锋给读者一些建议和点拨,然后运用到实践中去。

总结一下,代入感可以是想方设法让你的读者和戏友“动脑子”,让他们自发地去想象、去脑补戏文里出现的东西,比如画面,感受等等。写戏过程中动脑是最有意思的事情,而且戏的乐趣在于己方和他方的思想交流、共鸣和碰撞。

首先要相信你们自己,很多时候不是表达不出你们想要的,而是因为怕对方没理解、叙述 得太多,才使得真正的重点变得模糊。再者就是要相信你们的读者,他们不傻,只要你没有意识流得太过分,他们的文化水平是能看得懂你的用意的。适当地留给戏友和读者一些思考空间,让他们觉得你的戏文是有嚼劲的牛肉,而不是因为煮得时间太长而夹不起来的面条。

另外,给读者想象的空间,还有一种手法叫做“留白”。这种方法很多高手经常用,但前提是把整篇戏文安排布置到位。

留白可以理解为“此时无声胜有声”。有兴趣的可以深入百度一下,很多经典古诗词都用了这种手法,看看就懂了。

先前有人问我:什么时候需要用到心理描写?这个要看情况,所有剧情里的明争暗斗,心理都是重头戏。但是心理描写未必只能通过内心活动来表现,正如他接下来问的:心理描写跟环境之类的是可以融合用吗?答案是可以的,比如你内心苍凉的时候写一写周围的凄风枯叶,用外界烘托内心,就是一个不错的方法。

那么如何表现心理?在这里我推荐5个方法:幻想、联想、回忆杀、善用身体、环境烘托。环境烘托就是刚才说的,很简单的一个方法,就不再赘述。先说前三种方法。

幻想:“我仿佛看见了漫山遍野的草泥马。”

联想:“眼前的一切正如当年那漫山遍野的草泥马。”

回忆杀:“那年,漫山遍野的草泥马从我面前奔过。”

幻想,人会在什么情况下幻想?对美好的期待、对未知的恐惧、对现实的不满等等,在戏文中根据上下语境,安插一两句幻想能含蓄地表达人物内心的这些情绪。

联想,当人从一件事联想到另一件事,情绪多少会产生变化。打个比方,你是个风度翩翩的帅哥,我本来应该赏心悦目,但是一想到你就是这么道貌岸然地欺骗了我朋友的感情,我对你就产生了负面情绪。这个方法能很好地埋下伏笔或者与前文中的伏笔相呼应,能让剧情变得更有连贯性。

回忆杀,人在失去了某些东西之后就会开始回忆以前拥有的时候,而且不同的现状会导致回忆之时不同的感受。比如兄弟反目则回忆以前兄友弟恭的时候;废帝成为阶下囚回忆以前风光的时候;相爱的伴侣回忆以前一路的磕磕绊绊;富商回忆以前作为diao丝白手起家的时候……回忆杀的主要作用也是突出以前和现在的对比,从对比中凸显内心情绪。这个方法很多人喜欢用,但是有时候写多了会让人觉得矫情,也会占用过多篇幅。我个人建议一两句话带过就好,起个画龙点睛的作用。

接下来说善用身体。在心理医生面前,一个人的神态细节、一举一动都能透露内心活动。
整个面部五官,胸腹肩背,手,腿,皮肤,等等都可以。如果要用神态动作细节表现内心情绪 ,可以从身上发掘,而且这么多部位,写的时候不至于重复。

之前有人问:皮肤怎么看?前胸后背有衣服挡着。最浅显的就是表情了,但也有笑面瘫或 者真正的老狐狸喜怒不形于色,这些怎么破?

我回答的是,皮肤可以出汗,可以变色。比如紧张的时候出汗,害羞的时候脸红,害怕的 时候嘴唇苍白,等等。胸膛在情绪激动的时候会起伏得剧烈,后背在受打击等负面情绪的时候会弓一些或者肩膀塌下来一些。

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可以用肢体。比如对方和你说话的时候一直在抖腿,当你说到他感兴趣的话题时,抖腿就停了,尽管他表面上没什么变化。再举个栗子,你开会之后有约会,为了表现不耐烦和焦急,你可以在开会过程中多瞄几眼手表。

当然我只是举例,人的感情最复杂,身体变化也有很多种,具体想怎么用,你们可以自由发挥自己的脑洞。

除此之外,还可以用个人习惯去烘托。比如一紧张就想找厕所拉屎,或者一心烦就习惯性去摸口袋里的烟盒,心虚了可能下意识去摸鼻子,等等。每个人都有很多不经意的小动作,看你能细心到什么程度去留意这些,从而让一个人物更加鲜活、贴近现实

都说心理和生理是互相影响,那就多想想如何把角色的身体利用到位。很多人写神态都固定在眉眼上,也会导致重复和审美疲劳。而且写写其他部位可以更完整地塑造这个人的形象。

不然只看胸,谁知道是不是凤姐。

现在很多人都喜欢用细节动作去表现心理活动,可以不用太直白地表达情绪。其实这就是一种让读者自发动脑思考的方法 ,和前面的代入感差不多,所以别舍不得动脑,也别着急把一篇戏写完。

有人问我:不同的人,不同的心情看到的景是不一样的,而写起来的时候容易串,咋办?

我的回答是:这还是因为写戏的时候没跟着人设走,没有将笔下的这个人物琢磨透彻。人设不是拿来当装饰品的,人设里的身世经历和性格互相影响,而性格又决定了这个人的言行心理,所以在写戏之前应该做的是套用这个人的思维去考虑事情,而不是用本习惯体的思维去看待周遭一切。下笔之前多动脑分析:如果是这个人,他会怎么做、怎么想。

说老实话,这些道理说出来都觉得很浅显,但是真正写戏的时候会想不到。怎么破?三思后下笔,多写多练,培养发散性思维

很多人是为了写戏而写戏,不管这个梗是不是真的喜欢,不管自己和戏友是否真的能做到 精神交流,单纯为了应付考核、为了表现“自己是个重戏的人”,这些行为都会让人在码戏的道路上越发疲惫,因为除了文笔就再也没有让他动脑的地方。而恰恰相反,戏文里头最重要的就是剧情,其次是人物,最后才是文笔。加上现在很多人都喜欢快餐文化、跟风随大流,学戏仅仅是为了表面看上去高大上,而从来不管剧情是否有味、人物是否鲜活。 所以我个人建议,写戏一定要写自己喜欢的、写不出来一定别逼着自己写、写得好不好别全部依靠他人来评断。你们不是夜店青楼卖身的,不用连对文字的爱好都要全部去讨好迎合别人,自己开心最重要。

很久以前我和侯镇邪先生讨论过一些问题,当时我认为,在这个圈子里戏文就是王道,没有戏那就什么都不是,没有戏那就不配得到别人的尊重。先生听完了之后叹了口气,说其实开心最重要。事实证明戏文确实很重要,但它并不能决定一切。想要上进是值得表扬的,但切忌急功近利,本末倒置。

前一阵子温酒敛锋问我:什么是初心初衷?我说,古人打仗讲究师出有名,在这里初心和初衷就是那个“名”。

现在圈里很多人做什么事都打着重戏的名号,说什么勿忘初心等等。可是初心真的是重戏吗?狗P,刚进圈的时候谁知道怎么写戏?

真正的初心,无非是通过演一个人从而收获开心而已。很多时候追求的东西别太功利,希望大伙写戏是因为热爱文字,而不是为了争口气争个面子或者干脆把它当作幌子。

赞 (9)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