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c中的逻辑与娱乐比重分配

语c来源于生活,我们的一切描写和行为都要有逻辑的根基,但语c又不是生活,如果纯粹以三次元事物的走向要求语c世界不但根本不可能,也会失去许多乐趣。

娱乐太重的代表就是玛丽苏,玛丽苏人设的人,觉得自己是超人,自己爽了,打戏打不到他,别人都喜欢他,这样根本没法玩。

但是呢,完全按照逻辑也不合理。

我来举例,有人开古欧戏,把时间点确定,查找当时的服饰,饮料,习俗,建筑,好像给自己上了节历史课,资料查完了,戏友也跑了。

再比如开现原戏,你要开一家夜店,那是不是要确定到某市,再看看政府的商业许可公告,查查地方法规,看看工商登记?

圈子里有一阵有人对逻辑极其崇拜,我也是其中之一,但实践后发现,完全不现实。

所以逻辑和娱乐的配比要均衡,那么问题来了,开哪些戏要注重逻辑,哪些可以放宽标准呢?

第一,重中之重,打戏。

在过去的圈子,打戏是决斗的工具,而不是撕逼。即使现在,大家想想,如果打戏也可以不参考逻辑而糊弄过去,那么输赢没有概念,戏根本开不了。

第二个,场景正戏。

在一个特定的场景下,物品和环境都有规定,这时尽量细致,不要违反逻辑。比如和一个人拥抱了就不要再同时和别人接吻,姿势很难看。

第三个,政斗,宫斗也是。

这里说的逻辑不是考虑三次元的设定,而是逻辑发展倾向。这种类型的戏,玩的就是心机和走向,虽然开出质量高的戏难度也高,但是逻辑发展不能少,尽量细致。它的可玩性就是逻辑本身,所以也要尊重逻辑君。

尊重逻辑的情况不限于以上三种只是列举本人认为重要的三项,大家可以举一反三。

那么哪些可以关注娱乐君多一些呢?

势力背景,国家起源,要是绝对深究都能写篇论文出来。

一个门派,一个总裁的企业,有黑道背景,很牛。这些就可能不太按逻辑来了。

但是这里说的也是相对的。可以稍微牺牲一下逻辑但也不能杀死它。否则那就成了小学生玛丽苏段子。

娱乐君就是可玩性,逻辑君就是合理性,它们在一些情况下并不矛盾,适当调和会让戏和对戏的态度提升一个层次,如果能把这个掌握好,至少,再也没有人说你是白了。

赞 (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