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C-资料】和尚皮参考资料

一、序言

这篇的主题是如何C一个和尚皮。由于牵扯到宗教,所以前面会说一些基础知识,可能会很枯燥,不过有助于帮助大家打下一定基础。其内容乃个人总结+整理,如果有不对的地方,欢迎指正。

其中第五到第九章的内容当做科普,百度整理所得,需要用的时候再看即可,没有耐心可以先行跳过。

很多人可能会觉得,不过是玩个语C而已,有必要这么认真、牵扯范围这么广吗?这个问题的答案在于你自己,如果你喜欢将这些常识加入到戏中,毫无疑问会让你的和尚皮更加真实,如果不知道这些,剧情足够精彩,也无可厚非。总的来说,语C是一种爱好,是否想让爱好变得学术一些,都看你心情。在此希望这一篇讲义对大家有用。

二、历史起源

佛教距今已有三千多年的历史,首先,佛教的起源并非印度,而是在一个叫做迦毗罗卫国的地方,在尼泊尔和印度的交界处。如今很多人认为印度是佛教的发源地,这让尼泊尔民众表示不太爽。佛教的创始人是这个国的王子乔达摩·悉达多,也就是我们所知道的释迦牟尼佛。佛教内部宗派非常多,初学者乍一看这么多枝桠分叉会觉得非常复杂,所以这一篇就简要说说最主要的。

佛教在公元1世纪左右分化成大乘教、小乘教。这两个教派后来又演变出N个大小宗派,其中很多于在西汉末年陆陆续续传入中国,有汉传(丝绸之路)、藏传(西藏一带)和南传(云南一带)三个教派,各有不同的语言文字系。并且后来随着思想文化的碰撞、融合和发展,逐渐演变出了各种宗派流传至今,最主要的就是八宗了。很多印度的传说和用词等等在这里就不多提,主要讲中国的部分。

三、宗派思想

想要C好宗教相关的皮,思想是关键。以下提到的各种思想可以视情况取用,当然综合起来写入戏中也是可以的。

大乘含有广大、崇高、无量的意思,中心主旨是强调自利、利他、利益一切众生,将众人从生老病死中度化到西方极乐世界中去;小乘世界观等等不如大乘教来得完善,中心主旨是主张恪守戒律,以自身修行为主。

故而小乘大乘的区别就在于仅渡己还是渡己渡人,这两者可以说是总的思想。小乘佛法以自身为主,严格以教内的行为规范来判断是非;大乘佛法以社会为主,也就是同意“杀一人而救五百”这种行为。另补充一点,大乘佛教徒分出家人和在家人,在家人即一般信徒,可以结婚;佛教正式的出家人必须受出家人的戒律,明文规定不准有性行为,当然也不准结婚。

佛教传入中国之后也有很多变化、产生了很多宗派,在这里说最主要的中国佛教八宗。

三论宗(又名法性宗):法,指一切事物;相,指相对真实;性,指绝对真实,也就是真理。它的教义以“真俗”二谛为总纲,从俗谛说事物是有,就真谛说诸法是空,通俗一些来讲,就是讨论缘起缘灭,认为宇宙中一切都是因缘而起,不是平白无故生出来的,如果能看破世间的虚妄迷惑,就能解脱。咱们常听的“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就是这个宗派的思想。祖庭:西安草堂寺、南京栖霞寺。

瑜伽宗(又名法相宗):这个宗派是玄奘法师从印度回来后弘阐的,它的教义主要是主观唯心主义,认为宇宙万物都是因为心境动摇所产生的影像,外界是外界,你看的、摸到的、听到的、闻到的等等是你内心世界。所以主旨是修心,“无我”的说法就是这一宗派的。祖庭:西安大慈恩寺。

天台宗(也称法华宗):这个名字相对简单粗暴,因为创始人在天台山,所以叫天台宗。它的主要思想融合了三论宗和瑜伽宗为主的各种宗派的思想,并在这之上加入了“止观”的思想,止是定,观是慧,结合二者有助修行。祖庭:浙江天台山国清寺。

贤首宗(又名华严宗):这个宗派思想较为复杂,总结起来大概有三大类:世间一切事物都根据缘起缘灭来运转,玄妙不可思议;凡事都是辩证多面的,有差异性,但也相互依存形成整体,有同一性;真理都存在这些事物中。祖庭:西安华严寺。

禅宗(又名佛心宗):禅宗约莫是最常见的了,少林寺相信大伙都不陌生。禅宗是中国汉传佛教中影响最大、传播最广、发展最成熟的一个宗派。主张静中思虑,也就是禅定,为了修一颗佛心。让人心性专注思考问题,以悟自身心性,就是参禅,所以名为禅宗。一开始认为坐着安静思考问题才是禅,因而有点小乘佛法的意思,后来认为除了打坐入定是禅、吃饭喝水穿衣服等等日常行为也是禅,就扩大了含义。祖庭:河南少室山少林寺、广东南华寺。

净土宗(又名莲宗):此宗主张劝人念佛求生西方净土极乐世界。特点是简单易行,适合广大群众。只要一心念佛,始终不怠,临命终时,就可往生净土。平时持戒诵经,广行众善以作助行。由于法门简便,所以最易普及。简而言之就是:信佛祖,得极乐。祖庭:山西玄中寺、西安香积寺。

律宗(又名南山宗):这个比较简单一些,因着重研习及传持戒律而得名,主张在约束自我的受戒过程中修身养性,从而领会佛法。祖庭:西安净业寺。

密宗(又名真言宗):这一系的佛教不许公开传授,内容神秘,因而被称为密教。密宗非常注重传承,而且一定要口传或者由师父灌顶才可修习,为了避免假冒之法。另一个特点就是它吸收了道教以前先行的思想和信仰,如阴阳五行说、神仙方术、巫祝、鬼神等等。密宗注重自身修行、追求肉体不朽、女性在教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并且对于“性”这一块,也有很多类似XXOO的修行之法。(另外提一提密宗的欢喜禅,很多人认为欢喜禅就是H,但是知道真相之后往往内牛满面:欢喜禅是通过性将对方引入佛境,说得粗俗一些就是XXOO不许射,因而出现过不少憋死在欢喜禅当中的人。所以下次请不要随便和人约欢喜禅,还是……挺考验定力和耐力的)祖庭:西安大兴善寺。

特此提及著名的洛阳白马寺。佛教于西汉末年传入中土,洛阳白马寺是东汉时期建成,那时候中国各种宗派尚未成型,所以白马寺不属于任何宗派,而是整个中国佛教的祖庭。

因为佛法高深,所以各宗派思想总结起来十分困难,只能暂且以偏概全帮助读者做个大概的了解,毕竟目的是帮助语C写戏,所以如果想要做个深入彻底地学习,推荐百度,这里就暂且不多说了。

四、佛教中身份大观

很多人可能不太明白,佛和菩萨有什么区别?罗汉又是什么?还有金刚护法,这些乱七八糟的怎么分?谁才是老大?事实上佛教讲究平等,只有三种果位(果位就是修佛达到的境界,相当于文凭的等级),一是佛,二是菩萨,三是罗汉。
佛是修行的最高阶段,也就是大圆满的状态;菩萨次之,还存有妄念、还会起心动念,所以菩萨还不是圆满的状态,比佛欠了点儿;罗汉更次之,只放下了执着,修为比菩萨更差。打个比方,罗汉相当于高中毕业生,菩萨相当于大学毕业生,佛则是教授导师级别的。

金刚、天王,皆是佛教护法,皆以佛为导师,发心保护佛教,但并不是具体的果位名称。(在此提一提,民间称四大金刚,这是不对的,正确应该称四大天王,金刚是金刚,天王是天王,二者不同)其他护法还有天龙八部,二十四诸天,护法伽蓝和十大明王等等,以上这些,也是佛教中的神,各有神通。有的护法也是佛的化身,相当于佛从身上化出来了一块,修为不全面,仅用来守护一方。比起罗汉菩萨佛陀,他们相当于念了书但是没拿学位证的人,

具体这些佛、菩萨、罗汉等等,一共有多少个,可以认为是无穷的。事实上佛教认为每个人都是佛,只不过被迷障蒙蔽了就是凡夫,清醒了就是佛。

还有人可能想问,他们性别究竟是男是女,还是不男不女?答案也是比较神棍的:佛教不拘泥于性别,可男可女,变化无穷。很多慈悲形象,比如观世音菩萨,很多时候就被塑造成了女性角色;很多凶恶一些的,比如各种明王,就被塑造成了阳刚的男性角色。

不过在语C的玄幻里,建议老老实实填写个确定的性别,除非能Hold得住这种自由变换性别法相的,不然考官很容易认为来了一个人妖。

五、戒律和十善

十善:不杀生、不偷窃、不邪淫、不妄语、不两舌、不恶语、不拍马、不贪婪、不恼怒、不背离佛法。

五戒: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

这五戒,是佛门四众弟子(出家男女和在家男女)的基本戒,不论出家在家皆应遵守的。如果是正式出家弟子,还要再加上五戒:不非时食(错过了饭点就不吃、午后不食)、不坐高广大床、不打扮、不享受歌舞、不接受金钱。

寺院惩罚违规的僧人,也叫作肃众。对违反清规的僧人,轻者被罚跪香、杖责等,重者则被驱逐出寺院,永远不得再入佛门。肃众时,客堂先鸣序板三阵,召集全寺僧众,请来住持,由知客宣布僧人所犯过失,听候住持发落,并以“白四羯摩”的形式(白有告白之意,三问僧众赞成与否,称为三羯磨;合一度之白与三度之羯磨,故称白四羯磨,是最慎重的做法。),征求全寺僧众对处罚的意见。

被处以跪香者,必须按规定地点跪在点燃的香前,直至一支香或几支香燃尽后方许起身。跪香时,要求腰板挺直,双手合掌,不可东张西望,否则将被监视的僧人杖责。
重罚主要是用于处分那些犯有偷盗、斗殴、酗酒及破杀戒、色戒的僧人,寺院将其“留寺察看”或赶出山门,被称为“摈罚”。摈罚分为三种类型:

一、默摈。即被处分的僧人,限其人身自由,令其做苦重之活,从此不得与任何人说话,实际上等于将其摒于寺院生活之外。

二、摈出,又叫“迁单”。即强迫犯有过失的僧人离开寺院,待其真诚忏悔、取得僧众谅解后再回本堂。

三、灭摈,又叫“击鼓迁单”。这是对犯大过失的僧人的处罚,即从寺院中灭除此僧之名。一般作法为:烧毁其衣钵戒牒,贴摈条于山门,鸣大鼓三通,以杖将其从寺院偏门轰逐出去,以维护佛门的尊严与圣洁。

六、寺庙布局

中国古代寺庙的布局大多是正面中路为山门,山门内左右分别为钟楼、鼓楼,正面是天王殿,殿内有四大天王塑像,后面依次为大雄宝殿和藏经楼,僧房、斋堂则分列正中路左右两侧。大雄宝殿是佛寺中最重要、最庞大的建筑,“大雄”即为佛祖释加牟尼。

总的来说,其建筑布局是有一定规律的:平面方形,以山门殿——天王殿——大雄宝殿——本寺主供菩萨殿——法堂——藏经楼这条南北纵深轴线来组织空间,对称稳重且整饬严谨。

七、寺庙职位

很多人在写寺院里皮表的时候可能会有些困惑,因为武侠小说里并不是说得很清楚,尤其是酱油角色所在的职位,压根没怎么提过,所以这里介绍一部分寺院里的职位,帮助大伙写皮表、选皮之时做个了解。

住持:又称方丈、住职。原为久住护持佛法之意,是掌管一个寺院的主僧。禅宗兴起后寺院主管僧人称为住持。院在住持和尚之下,设东西两序职事。

凡僧人中长于学、德者,归属西序职事,西序重资望,大多是虚职——

  • 知藏(西序):相当于寺院图书馆馆长。
  • 藏主(西序):定期晾晒经藏,负责佛教书籍的保管和借阅。相当于图书管理员。
  • 书记(西序):负责寺院的文秘工作,包括信函的收发,文件的起草等,相当于现在的文书和秘书。
  • 烧香(西序):凡方丈说法,主持佛事,出位拈香、礼拜、上供时,均由他高捧香炉,走在方丈前面。
  • 记录(西序):在方丈说法时写法语,传戒时写请启,为各种佛事写疏文(烧给神仙来沟通)等。长老语录也多由他记录整理而成。
  • 参头(西序):也称弹头,禅堂中参禅最久或最熟练者。主要为初学参禅的僧人做出示范和起到表率作用。
  • 首座(西序):地位仅次于方丈,主要辅佐住持、处理大小寺务,处罚犯规僧徒,督责寺中众人各尽其职,除此之外

自己一举一动还要给众僧作表率。

凡僧人中长于世法者,归属东序职事,东序重能力,大多是干实事的——

  • 维那(东序):相当于纪律委员,凡犯清规者,无论其职高低,他都有权予以惩罚。上殿时,维那掌管佛教仪式的起腔领念,以音声为佛事,可以说是佛教乐团的总指挥。
  • 知客(东序):客堂的主要负责人,掌管全寺内外日常事务和接待僧俗客人事宜。其地位相似于办公室主任和接待处长。
  • 僧值(东序):主要职责是管理检查僧众威仪。从早到晚都在监督和检查僧众的纪律和行、立、坐、卧四种威仪,发现违犯者要进行批评或给予处罚。所以又叫纠察。
  • 殿主(东序):大殿的管理人员。其职责是照管油灯、香烛,摆设供器、供品,清洁佛像、佛殿等。
  • 监院(东序):在日常寺院管理上的权力仅次于方丈。除了一些资历较深的长老以外,寺院各种日常问题若有难处都要向他请教,而他则向都监或方丈请教。
  • 都监(东序):都监的序职在寺院是最高的。他上辅住持,下助监院,不过在日常工作中却很少管事。他和监院的关系,也和退隐方丈与现任方丈之间的关系相似。
  • 库头(东序):负责库房的各项管理工作,一些寺院在殿堂房舍的修缮方面事情很多,库头必须负责对各类工匠的调动安排及工时计算。
  • 监收(东序):主要负责租息、谷米的收纳、购进实物的验收等。而负责寺院采购的职事叫做“采办”。
  • 衣钵(东序):衣钵是方丈和尚的机要秘书和直接助手,负责收发信件和草拟文书等。若有方丈不愿或不便见的来访者,可由衣钵出面接谈。
  • 汤药(东序):他是方丈小灶和上客堂的厨师。方丈生病,由他煎汤熬药,故名汤药。他还要做许多零星事务,如照料方丈的私人宾客,管理和分配特殊食品等。

除了以上提到的,还有很多细碎的职位,比如负责打水的、负责买菜的、负责扫厕所刷马桶的、负责巡夜的,等等,有兴趣可以去查一查,在此就不一一列举了。

八、常见用语、礼仪

这一章提及的内容作为常识普及,了解一下即可,选择最常用到的一些分享给大家。

菩提:意思是觉悟、智慧,用以指人豁然开悟,顿悟真理,达到超凡脱俗的境界等。

菩提心:“上求佛道,下化众生”的心,叫做菩提心。

教、理、行、果:教是言教,理是诸多学者因思想差异形成的派别,行就是知道后要去执行,果就是修行后的结果,因他经过研教,究理,修行所得到的信心,叫智信,有这个才能算是佛徒。

施主:出家人对俗家或者香客的尊称,也泛称一般的“在家人”。

大师:称有高德之出家人为大师,也可用于死去高僧的谥号。如来即是“三界之大师”。

三毒:贪、嗔、痴,能毒害身命与慧命,叫做三毒。

三界:欲界,色界,无色界。

三皈依:皈依指投靠依靠的意思。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请不要带入皈依秀姑娘)

三业:身业,口业,意业。(业是指因果报应的元素)

五蕴:色蕴,受蕴,想蕴,行蕴,识蕴。

六根:眼根,耳根,鼻根,舌根,身根,意根。

六道:天,人,阿修罗,地狱,饿鬼,畜生。(后三者为恶道)

八苦: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阴炽盛(指被表象迷惑的苦)。

南无阿弥陀佛:前两个字念成(nā mò),南无是皈依的意思,整个佛号就是皈依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是一位佛,也是佛教净土宗的教主,他不是现世佛,而在西方极乐世界教化众生。

涅盘:作圆寂解,亦作寂灭或不生不灭之义。

四大皆空:四大指风、水、火、地,是指断绝了尘世的烦扰与纠缠,无欲无求,眼中没有真实的物质,一切都只是虚幻,四大的存在只是为了渡化人们,看透人间真谛。

般若:读成(波惹)与一般的智慧不同,指如实理解一切事物的微妙智慧。

兰若:梵语,指寺庙。

醍醐灌顶:醍醐指酥酪上凝聚的油。用纯酥油浇到头上。佛教指灌输智慧,使人彻底觉悟。

青灯古佛:青荧的油灯和年代久远的佛像,借指佛门寂寞的生涯。

往生:是指人死后,精神前往极乐世界达到另外一种生的境界。

舍利子:原指佛教祖师释迦牟尼佛,圆寂火化后留下的遗骨和珠状宝石样生成物。是一个人往生,经过火葬后所留下的结晶体。

水陆法会:又称水陆道场,悲济会等,是中国佛教经忏法事中最隆重的一种。

极乐:指幸福所在之处,大乘佛教用语。

沙弥:也就是俗称的小和尚,指受过十戒、年龄在七岁以上,未满二十岁时出家的男子。

比丘:二十岁以上的和尚。比丘尼就是尼姑。

名号的说法:出家后会有法名,出家受大戒,仅有法名不够,之后剃度师父会给你取字,比如,天台宗第四十三祖谛大师,名古虚,号卓三,谛闲是大师的字。僧人的号,大致有三种情况:1、接受法卷时,法师父依照宗派传承字派顺序取号。2、师父取号。3、自取法号、别号。比如弘一大师的别号很多,晚晴、二一老人等等。有的高僧会得到帝王颁赐的敕号,高僧圆寂后也有谥号。

合掌礼:又称合十礼,合掌时掌背微躬,掌心略弯,两掌之间形成空洞,表示真空之理,即我们要悟入空性;双手抬起,示赤手空掌,即无争斗之意;又因一只手也可伤人,现两掌相合,则全无伤他之意;十指合于一处,表示十方力量的凝聚、团结;十指合于心口,表示诚心诚意,所谓“十指连心”;平时十指散乱,代表散乱的妄心,现合于一处,代表一心。

拜佛礼:将双手合掌,低头弯腰,五体投地,两肘两膝以及额头着地,完成头面接触佛足的最高敬礼,故又称为顶礼。弯腰低头表示谦虚,承认自己的福德智慧不足,而当五体投地,接触到大地时,则令人感动于大地孕育众生,负载众生,涵容一切的精神,所以能怀着感恩心,以饮水思源的心,感谢大地,感谢一切众生。

阅经礼:寺中若有公开阅览的经典,方可随便坐看,须先净手,放案上平看,不可握着一卷,或放在膝上。衣帽等物尤不可加在经上。

上香:点香时不可用嘴吹灭火。把香点燃后应用大拇指、食指将香夹住,余三指合拢,双手将香平举至眉齐,然后插在香炉中。第一支香插在中间,心中默念:供养佛,觉而不迷;第二支香插在右边,心中默念:供养法,正而不邪;第三支香插在左边,心中默念:供养僧,净而不染。上完香后,再对佛像,肃立合掌,恭敬礼佛,而不是手上拿着香对佛拜一拜。

进入寺院:进寺院时要从左往右绕,不可从右往左绕,这叫右绕塔寺;进大殿时如果从左进,要抬左脚进门;如果从右进,抬右脚进门。不可在正中间拜佛,因大殿里中间的拜垫是寺院方丈或当家师主法用的,其它人不可;想询问拜佛必须到两侧,中间只有方丈及当家才行。

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佛教用语和礼仪,如四圣谛,十二缘起,六度万行等等,在此仅将常见的列举了一部分,当做常识罢。

九、衣着道具

戒疤:又称香疤。指佛教徒为求清净戒体而燃香于身上所遗留的疤痕。香疤数目一般有一、二、三、六、九、十二这几种。十二点表示是受的戒律中最高的“菩萨戒”。在家众多于受菩萨戒日的前夜、烧戒疤于手腕;出家众的戒疤多烧于头顶。

头巾:又称头袖、僧帽、禅巾、菩萨巾。天寒或者头痛时可以裹头,除此之外禁止裹头。入室礼师之际应当脱帽等礼节。

僧袍:有大中小三件,一是用五条布缝成的小衣,俗称五衣,是打扫劳作时穿的;一是七条布缝成的中衣,俗称七衣,是平时穿的;一是九条乃至二十五条布缝成的大衣,俗称祖衣,是礼服,出门或见尊长时穿的。三衣总称为袈裟。袈裟原本本是一种颜色的名称,因为佛制僧人必须穿染衣,避用青黄红白黑五色,而用一种杂色,即为袈裟色(虽然我国翻译过来还是赤色)。

僧鞋:一种是芒鞋,由草类编织而成,所以也叫草鞋,居住在大陆乡间或山林中的出家人,平时多半穿用这种鞋子;第二种是罗汉鞋,用布料做的,这种鞋子的鞋尖用三片布条排列缝牢,鞋帮处缝缀一些方孔,寓意是教人看破一切;第三种是僧鞋,也是用布料做的,这种鞋子全身无孔,只是在鞋面前端缝起一条硬梁可以了,和世俗普通的便鞋无异。
佛教七宝:砗磲(念作chēqú,一种海贝壳)、金、银、玛瑙、珊瑚、琉璃、琥珀。

钟:寺院为报时、集众所敲打的法器。依其用途分为梵钟与唤钟两种。

钵:指僧人所用的食器,乞食化缘时常用。有瓦钵、铁钵、木钵等。

鼓:有羯鼓、鱼鼓、云鼓、摇鼓、金鼓、石鼓、悬鼓等。依其用途可分为:斋鼓(食时所用)、浴鼓(浴时所用)及诵经、梵呗等所用之鼓。寺院每于晨昏击钟敲鼓,以警行者当勤精进,慎勿放逸,称为“晨钟暮鼓”。

板:报知时刻或集会时敲打的器具。依其形状称为云板、鱼板等。

梆:为禅林用来通知大众入浴、斋食的鸣器。在古代禅林中,常悬挂于浴室、斋堂外,以用来通知大众用斋。

法螺:常见法器,以法螺之音悠扬深远来比喻佛陀说法之妙音,乐器的一种。

木鱼:敲木鱼的小棍子可以叫做杵或者槌。诵经敲打木鱼,取意于鱼的特殊习性,即不论在水中悠游或静止不动,眼睛都睁着不休息,佛门取其精进的特性,策勉修道者要用功,不可懈怠。用来在僧众赞诵时整和声调节奏、集合僧众、打更报晓、乞食化缘时敲击,以提醒俗众广发慈悲心。

蒲团:指坐禅用的垫子,以蒲编造,其形团圆,所以叫蒲团。

禅杖:也叫锡杖,杖首有很多大环小环,在坐禅时用以警睡之具,也可驱遣蛇、毒虫等物。

铙钹:铙、钹原为娱乐用的乐器,后被用于佛门中的伎乐供养,而成为塔供养及佛供养的法器。

如意:说法及法会之际,讲师所持的法物,表示吉祥如意。原为印度古时的爪杖,形状如云,或如手形,乃搔背痒所用,以其能补手不能到之处,而搔抓如意,故称如意。

香板:禅林中用以警策修行者的木板(形如宝剑),依使用目的不同而有诸多名称:用以警策用功办道者,称“警策”香板;用以惩诫违规者,称“清规”香板;用以警醒坐禅昏沈者,称“巡香”香板;于禅七中使用者,称“监香”香板。一般系由方丈、首座、维那、知客、纠察等职事持用。

念珠:念珠乃念佛时计数之用,是功德、佛性、慈悲、善良、吉祥、圆满、佛心的表征,除了可以提醒自己不做坏事外,也是美好的装饰。

经幢:古代的一种佛教石刻。幢原为一种丝帛制成的伞盖状物,顶处装有摩尼宝珠,悬于长杆,供养于佛前。初唐之后开始用石头模仿经幢,幢身多为八面体,上面雕刻各种佛经。

佛塔:最早用来供奉和安置舍利、经卷和各种法物。

经筒:为安置经卷之容器,多以铁、陶、石制成圆筒形、八角形,镀以金银防止腐朽,诵经转经筒可以消除罪业。

佛龛:供奉佛像、神位等的小阁子,以石或木,作成橱子形,设有门扉,供奉佛像。

十、著作典故

常见的佛经有:《心经》、《金刚经》、《地藏经》、《楞严经》、《华严经》、《无量寿经》、《妙法莲华经》等等,因为咱们是玩语C,不是真正学佛,所以在戏里需要用到经文装装样子的时候,大概提及个书名即可,如果有兴趣去搜罗经文中的名言也是可以的,前提是要懂得这些经文的含义,别仅看字面意思,用错了地方反而贻笑大方。

常见的典故有:佛祖生前的故事、佛祖割肉喂鹰、老虎修成罗汉、阿难化瓜、罗汉和大象等等,由于故事繁多、篇幅太长,在这里就不作详细解释了,平时有空可以搜索一些佛教故事,了解其中的哲学含义,用到戏里可以提升部分内涵,尤其是辩论戏,旁征博引一向有助于阐述观点。同样,前提是理解透彻、不用错。

十一、语C相关

终于回归语C话题了!看到这里如果记不住前面所说的也没有关系,咱们从语C入手,从而更能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能用上什么。在这里,我先总论一下所有的和尚皮,然后分玄幻(修真,如来)、政斗(国师)和江湖三类来讲。

总论:

所有宗教类型的皮,最重要的就是思想。在大概阐述过思想之后,我们把握人物的灵魂就能更上一层楼,也就是可以用你笔下这个和尚的思想,去决定他的性格和言行了。这个时候,前面提到的常用语就可以用上一部分,也可以借用佛经里的一些话,从而先让这个人说话有佛门气息,凸出与一般人的语言习惯不一样;语言描写之后,还有动作,这样一来,或许礼仪动作也能用上了,此外可以用木鱼佛珠等等道具来点缀他的动作,使这个和尚的形象更加立体;动作道具解决了,还有环境:因为思想问题,和尚眼里看到的事物与一般人看到的多少有点差别,比如“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这种的,通过这个和尚的视角去写景,则能让环境更有禅意,如果条件允许,加上菩提树、莲花之类的意象,更有锦上添花之感。

当然,不是所有的和尚都一个样,也存在酒肉和尚、妖僧那种类型,他们性格属于不淡定的类型,行事可能也颇为凶残,不过从身世上来说,大多是从佛门误入歧途,所以很多方面(衣着、言行、用具)都保留了一般和尚的习惯,只是思想方面偏离了原来的轨道,从而对心性造成了影响。

下面选取友人对戏中的片段为例,供读者观赏——

和尚-致远(容):

佛祖金身积满厚尘,蛛网层层叠叠,或结于佛耳后,或结于佛首下,或在宝衣,或在华台,漆皮斑驳零落,难觅五彩。

一见之下,即除外裳,扭作双股麻花充作拂尘,掂足长臂,便将佛衣上首半张蛛网掸去。一只乌蛛不及规避落下地来,急速爬过足边。

足尖让开半分,容其过路,口道,“得罪了,往后切不可再冒犯佛祖。”

心中所想,乃是药师如来满众生愿,拔众生苦,医众生病,最是慈悲,你我只能供奉尊崇,不可亵渎。

待将佛身下首灰尘拂尽,又攀佛座去拭高处。心存虔诚敬畏,口念佛咒,不敢一丝一毫冒犯,才将僧袍净角蒙于掌上,凑近佛面,举手擦拭。

擦过大慈大悲俯瞰众生目,擦过普度众生似笑非笑唇,拭尽眉心间金光普照如意钿,又拭琉璃宝尊菩萨相,不敢轻慢,擦得极仔细,一纹一理不懈怠,一肌一肤皆用心,直擦得整时辰,擦出佛光奕奕,才又微微仰身,左右端详。

须臾,露出一抹笑容来。

所谓功德圆满,常人焉知滋味?

重又攀下佛座,及地时,自掸周身。仅着一身亵衣裤,上下皆白,因着方才擦拭,前襟污了半片,此时随意掸之掸不净,依旧无碍其洁。

佛前虔首,拜得三拜,才想起后首凤楼来。

佛殿不大,却是极脏乱,一人徒手不知扫到几时?

将僧衣提领,整件抖展开来,一面扑打灰尘污秽,一面回过身去,方才启口,欲道“待贫僧来,与施主一同清扫”,却是有话难言。

只见窗明几净,殿堂处光洁如新,两点火烛跳脱,两杆红烛亦是新燃。

低叹一声,却未一丝不满,手挽僧衣出了殿门,口中温言告诫,“诚心诚意,佛祖座下方记功德。”

外首清风徐徐,竟是天启露白。

立在阶头,迎风轻吁,一摊手,只见掌心间一枚浑圆珠子,正自宝光莹莹。

玄幻

玄幻中的和尚皮也分原创(修真中的佛修)和同人(传统佛教人物),如果要和政斗江湖区分开来,佛相、坐骑和法器可以亮点来写。印度和中国历史悠久,佛教方面也有不少神话,因此对初学者而言,从中抽取几个角色,套用其形象来C,可能有助于把握笔下的角色。在这里推荐一下霹雳布袋戏中的帝如来,有条件的话可以看一看原剧或者百度,将帝如来看做一个经典形象去学习,造型外表、言行、武功招式等等,都是不错的参考材料。玄幻里的佛相,顶个金光或者满面煞气都可以,耳垂和额头、下巴可以写得宽厚一些,还可以用佛祖的发型,也就是“佛螺髻发”,一圈一圈的那种。如果想要美感,写得俊朗一些也无妨。坐骑也可以衬托人物(比如文殊菩萨的白象坐骑,地藏王菩萨的谛听),当然在戏中,坐骑所占篇幅不宜过多,毕竟它是用来衬托人的,莫要本末倒置。除此之外还要控制好坐骑的能力,太过逆天等于开挂,不太容易被旁人接受。因为是玄幻,所以法器除了冷兵器还有很多。前面提到的佛珠、钵、法螺、禅杖等等,都可以作为法器,具体用法可以参考法海的金钵,以此发挥想象力。

此处再举友人降魔一例——

和尚-致远(容):

值此性命攸关时刻,忐忑心思反而沉淀。

面前所见,是那带血老枝晨光之中现形,蟒身鳄口,挟风鞭身而来。瞳仁散而聚,聚而散,未见惊惧惶恐,反现海纳百川,星河浩瀚。

茂叶繁枝下首难见天色,此时偏偏透进一缕晨曦,便印在眉心当间。形如佛印万字,又似宝华莲台,一点浅金,照见十分泰然。

便此时,虬枝尾梢正自眉心打落,风声鹤唳间,似是万物将腐。

千钧一发,一发千钧。

不避不闪,不躲不藏,掌竖胸前,将星目缓缓阖闭。

丰唇微启,口吐莲章,如同面前并无莽山精怪,食人恶魔,不过是幻像之中鸣虫,梦境之中落花,此时此处,亦是菩提之下听佛时,听佛之时菩提下。

“南无阿弥陀佛。”

身无袈衣,颈无串珠,顶未落发,唯心中有佛。竖掌拇指中加持有不动明王佛舍利,口中祷念,乃是不动明王降魔咒,静心虔意,仿入无人之境。

“南无兮底歇底 嗦兮底 歇底伽罗 罗耶古丹 参摩无歇利 阿竺嘛兮底娑诃”

身周光明大作,远胜晨光,但有妖邪及身,则可固其身,枯其灵,摄其魂魄。

慈目静阖,耳听八方,听得枯木焦裂之声,听得鬼哭狼嚎之泣,听得烈火熊熊,听得梵音弥天,骤然间,又似听得一人焦急关切,听出情爱相关。

紧紧阖目,法咒诵声骤朗,佛法无边宽广,可渡一切不能一一

望佛祖慈悲,亦渡弟子。

政斗

政斗中的和尚皮大多是国师这一类。少数民族当家执政的朝代,基本上是由和尚来当国师,汉族人执政则大多是道士当国师,不过也没有绝对,比如元朝国师就有丘处机道长。学德兼备的高僧,常被当时帝王尊为国师,后来很多和尚也会兼职当官。宗教信仰在古代很重要,如果说有什么人能让皇帝对他行礼,那么除了太后太上皇,就是国师了。在古人眼中,占卜非常重要,可以说几乎做什么事情都要先算一卦,不过这一类的活大多交给了道教的人去做。那么和尚可以做什么?开坛讲经、向上苍祈福、做法事普度众生、开光保佑之类,都是可以的。从统治者的角度而言,宗教学派如果可以拿来给百姓“洗脑”,从而巩固统治,他们也很乐意。不过到了元朝,国师的权力过大也产生了很多弊端,气焰嚣张、中饱私囊等等。再看清朝顺治帝,对国师几乎是言听计从,尽管国师后来被孝庄太后烧死了,但顺治最终也出了家。历史上例子有很多,所以在语C政斗中,佛教国师的形象是德高望重,道貌岸然,还是勾结权臣甚至后宫,这些国师都可以作为不错的参考,毕竟言行都有十足的影响力、平时不用做那么多事、还有天子罩着,在我个人看来,这个职位还是挺爽的。除了国师,国家寺院里的高僧和政治人物也能扯上各种关系,比如高阳公主和辩机和尚,等等。

因现今政斗群鲜少开设国师皮,所以暂无典例,此处放上友人一例,是小和尚与将军的初遇梗——

重戈乾:

南山有一南山寺,寺内佛陀甚多,香火鼎盛不衰。

己自幼无双亲,幸亏得方丈收留。彼时尚年少,方丈言说六根不净,五蕴未空,不当剃度成僧。而今结跏趺坐蒲团之上,二十余载,岁岁如是,耳畔是诵经音鸣钟声,掌间是木鱼棒檀木珠,头上仍旧是三千烦恼丝。

大雄宝殿三叠重檐,气势嵯峨。

正立栴檀佛像,下垂“与愿印”,上伸“施无畏印”,慈悲肃穆。侧立十八罗汉,降龙伏虎坐鹿长眉,法相各异。背刻慈航普渡,五十三参海岛,气韵生动。

“南无阿弥多婆夜,多他伽多夜,多地夜他,阿弥利都婆毗,阿弥利多……”

口中喃喃往生咒,指拨转十四念珠,一颗两颗三四颗。将触第五颗时,一线崩裂,珠子噼里啪啦跌落满地,这第五颗是“使众生六根消复,临当被害,刀段段折坏”,不及多想,圈掌拢起身侧散乱珠子,一颗竟滚至佛龛红布下。趁众人阖目念经,小心膝行向前,钻进布中案下,一把握住圆珠。

骤然间闻哗声四起,还当方丈见己不在便来寻,抻臂一撩布才知,是匪类猖獗如此,打起寺庙香火主意,忘却蹲身矮案,直身欲起,后脑撞得供台上颠,凤髓香炉一并轱辘坠地。

方丈黄褐罗汉鞋渐近,先将铜铸香炉扶,再将一双宝炬摆。末了,放下红布,将己遮掩其后,几乎不见丝毫。

一阵刀剑铮铮,一阵怒吼哀嚎,布前布后两样景象,一如天,一如地,一如云,一如泥,一如极乐,一如阿鼻。左臂抱膝,右掌掩口,蜷缩身子半弓腰,止不住轻颤,仅凭双耳也知,外面怎般光景。

欲出,却挪不动脚步,欲哭,却不敢出声响。

一把秋叶刀贴地滑进案下,探掌触及刀柄,却若触及雷霆速收手,缘是佛有三毒,贪嗔痴。

再等,再等等罢,然而那柄刀依旧在眼前,就同那天竺的孙陀丽,通力自在的大仙人尚且受不住引诱,何况己一小小浮屠。

五指摸索拢紧刀柄,已动杀心。利锋将要出鞘时,方丈倒下,众匪四处搜刮,连佛身金粉都不放过,寸寸刮下,刮破庄严法相,划断卐印。

见再无可夺,再无可抢,便纵火烧了个干净。

身披僧袍斜挂袈裟,乌发虬结散乱。杀心一动,我便非僧。自下山一路问,态已近乎癫狂,目内赤红一如那日火光冲天,逮人辄询“佛门如何去?”众人只当我痴傻,或搡或打或骂。

这一路不知行了多远,亦不知多漫长,就见那日月交替,碧草破土后枯黄,转而又一片白茫茫。

不知多久,从平原至沙丘再至草地,僧袍褴褛破旧,僧鞋底破露趾,总算遇到一人。

我询“佛门如何去?”他答“走去,跑去,驱车驾马去。”

我询“何为佛?”他答“能救众生者,为佛。”

我当他是得道高僧,拔步随行,却无庙宇,只一片风吹草地,穹庐簇拥王帐。

原来,他是将军。

江湖:

江湖里的和尚皮可以说是古风中最多的,金庸的很多著作里都有少林寺之类的和尚阵营,武功实力、大师心性、门派声望,都被塑造成数一数二的武林正派典型。佛门常用武功有掌法、拳法,常用兵器有棍。因为讲究慈悲,所以武功大多还是强身健体为主,有攻击类的武功威力很猛,但是一般不会和毒辣凶残这种词挂钩,之所以用棍,也是因为造成的伤害有限,比刀剑小很多。除了中规中矩的和尚,江湖里其他类型的和尚也很有魅力,能尽情参与爱恨情仇。比如《倚天屠龙记》明教里的布袋和尚,《笑傲江湖》里小尼姑仪琳他爹不戒大师,《天龙八部》里虚竹父子,近年剑网三游戏里风靡的佛秀等等,都可以凭此开各种脑洞来戏,在这里就不多提了。

在此放一段生气的大和尚和三个小萌和尚——

和尚-致远(容):

恐其怠慢惹怒菩萨,急长递一臂,为其扶住敬香之尾。香头明灭,正自摇摇颤颤,教扶得一动不动,稳稳当当,与其双手相触,一同将之插入香炉。

双目微侧,睨其之漫不经心,微微摇首,“贫僧不得而知,须施主自问,是否诚心?”

五指收回合十于前,带着“卿在俗世中,我为出家人”的那份疏离,微一点颈,便自顾自的绕开佛后屏风,昂首出了殿门。

致明,致净,致恩追在后首,一忽而跑上身前,一忽而又落回身后,朝那凤楼叽喳不休。

“姐姐惨啦,致远师兄生气了。”

“师兄平素好脾气,最不生气,一旦生起气来,啊呀呀,好久也不理人。”

“不仅不理,更不待见,阿弥陀佛,施主不如请回。”

一人一句,兼有吐舌之音,不得已,又驻足回首,“不曾生气,只是,决不可不敬佛祖。”

屏风背后,铸有韦驮神将,法相正对大雄宝殿,铸得獠牙虎目,震慑群魔,又铸手端钢鞭,接迎来客。

三个小机灵自韦驮身畔跑过,奔近身前,或拖袖,或牵襟,紧紧围在身周,齐齐朝凤楼吐舌,后又齐诵阿弥陀佛。

总体来说,和尚戏要写好不容易,了解思想、学会运用各种道具、用语等有助于丰满一个形象,从而解决很多人口中的“没有和尚味”的问题。

赞 (0)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