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场是个什么玩意儿之——攻气场篇

不知何时,所有人都变得特别迷信气场这个东西。

诚然,气场强大的人天然有向心力,让人心甘情愿“跟着走”。

blc文字演绎时多表现为能主导情感剧情大致走向的一种风格气质。

在开讲攻气场前,先定义伪攻气场,但不排除伪久成真,端看个人能力。

以下可以对号入座。

一、什么绝非真正的攻气场

【嚣张跋扈,摆资格,出口成脏】稍微有资历的人都知道这绝非真攻气场。

blc圈子里并非天然存在那么多糙汉暴痞的,记忆指引我们回到四年前,也是现在这个时间,暴痞那时还属于小众演绎物,定点出没于极道群、黑帮群,那时生存模式跟监狱风才开始有个形。

当时我在某个极道群,里面有个痞子小人物,职业是枪械大亨手下的普通马仔,举手投足他就是个走狗,四年后的现在我忘了那个群名,忘了当时的黑帮老大跟白道高官姓甚名谁,始终记得他,因为他把一个小人物的戾气跟市井演成了他的标志,一个小小马仔,特带感,没谁在戏里压迫他必须卑微。

想想那个时候流行什么吧,高冷攻翩翩君子攻和博爱强攻才是主流,淡淡一笑也还没成为攻不可触摸的禁忌,直到后来一些娘白苏们毁了它为止。

我倾向于认为很多新人无脑相信诸如“快速教你变攻”之类的糟粕,自己将路越走越窄。

这些帖子都是怎么教的?字号调大加黑,讲话蹦单字儿,尾加句号,爱理不理,操不离口,拉帮结伙,决斗爆群,这种所谓教攻的帖子不胜枚举,很多楼主甚至自己都处于调侃状态,却误导一批又一批新人小白信以为真。

我们常说圈子是活出来的另一个世界,比如前面说的暴痞,如果你真能把暴痞这张皮磨得天衣无缝,戾气自然变成你的攻气场。

大部分人尚处于画虎不成反类犬阶段,凭借糙汉子爽朗的特性交了几个兄弟就开始分心纠结于嘴炮八卦黑人,把仅有的那点天赋用在尖酸刻薄上,取呼朋引伴,戏不见开,皮也不磨,外交群倒是活跃得厉害,贴吧嘴炮技能是点满的,常常以你妈为圆心,祖宗为直径对别人血缘亲属进行问候。

稍有不公正待遇就能纠结到决斗贴开一封又一封翻来覆去再一封,这种人在blc世界,连初心都不敢坚持,他何时活得像个男人,更遑论攻气场。

二、何谓攻气场

一个人历练久了,沉淀了生活经历,内心强大,字里行间凝聚出的势就是气场。

在blc世界里,你cos一个攻,希望拥有攻气场,毫无疑问正常。

但是我个人非常想要强调一点,即攻受气场并非纯粹对立气场,也并非单纯上下位者气场。受气场就一定输攻气场一筹?你要明白攻受就是个体位罢了,脱离体位谈攻受就是耍流氓。

举例来说一个强大的帮派首领在落难昏迷时候让一个小混混拖回家上了,小混混是个眼歪口斜收保护费的软蛋,见到贩夫走卒打砸抢,碰上大混混就双膝跪地奉上金银,他在体位上攻了一次,但是他有攻气场?

圈子里攻气场有,然强受气场难求,有人喊老子就喜欢玩攻,带劲儿。你搞搞清楚,能让你这么嘴上不把门随便就推了的攻,不过是一些喊着自己是攻,实际连自己是受都不敢承认的伪攻罢了。

圈子里受多,伪攻多,气场受特别少,导致提到受就等同于戏弱的代名词,娘弱的受让人兴味索然,一口一个小爷的受又多与伪攻重叠,言之有物的好受最为难得,比攻难得多了。

在语c圈这种对戏就是人生的地方,你戏不好,还不肯学,妄动歪脑筋,内心明明想要被疼宠却碍于面子非说自己是攻,又攻不起来,受戏还不甘心,你在撑什么?

来blc的圈子里没找到好的戏搭子东窜西跳游走于外交群却无缘开一场好戏就是你对圈子全部的理解?

我特别希望新人自己能有识别能力,凡事多听多看多想,千万别抓住一点只言片语就以为了解一个人全部。

那些满口老子/操来操去的不见得是攻。作为一个攻,最起码他该是不卑不亢的,不亢在blc圈很难。

我来教你一个办法辨别,适用于新人小白

如果你好声好气请教一个人,他就以为你软柿子随便捏,毫无缘由地态度恶劣和尖酸刁蛮,他肯定不是攻

稍微一点小事就跟被踩了尾巴一样暴躁,相处久了又尽情暴露自己的辗转纠结,你觉得他攻么。

以上是亢奋过度的表现。

攻气场是自信+平和+认知+控制力+时间的综合气场指标,五要素按比例分布。

自信过头容易亢奋

太过平和没有激情

认知不够显浅薄

控制力差爱纠结

时间则是催化剂。

人是矛盾体,所以当你想评判谁的时候,最好不要急功近利也不要断章取义。

比如一个人在戏外发了个抱抱,你就认为他一定是受,你觉得受才会说抱抱。

谁对你冷着一张脸声色俱厉地讲话,你就一厢情愿觉得他是攻。

温和不代表软弱

攻击性强乍看吓人,需要细细辨别他是不是纸公鸡。

以上五要素里,离开时间谈其他都是耍流氓,一瞬间呈现的片段不能说明一个人的属性。

人不是凭空降下来的,不可能戏一场你就成为公认的攻气场。

每个攻气场都是花时间思考、琢磨、磨皮,dps才能稳定输出的。

时间自然赋予你深沉与魅力。

三、开攻气场的戏与入群入戏

入群入戏是老生常谈了,当你选择进一个群,如果不是抱着捣蛋心态而去,最好先约束自己的行为,了解群背景跟设定,如果有主线,关注主线后选皮。

选自己感兴趣的皮,不要简单只看哪张皮炫酷,哪张皮高位。

选了皮你就得为皮负责,很多新人初生牛犊不怕虎,皮选的霸气侧漏,却没有与之匹配的实力跟想象力,导致主线开不起来,这是最让人头痛的一种情况。

最好的演绎者,能把自己演绎到活在这个世界。

我不是让你三次元乱七八糟,但是二三次元有什么区别,离开网线你就是三次元的你,学生就好好学习,职员就努力工作,孝顺父母,尊重同伴。回到blc圈子,我也建议你就是皮上的你,也一样有过去,现在跟未来。我前面讲过,谁都没可能突兀降临,你的角色也一样。

举例

你有一所房子,油布扎成的顶棚,主梁是根老木头,经风顶雨,烟熏过的痕迹。

如果背景是都市,你的房子为何如此独特,它有什么故事,你可能银行存款几个亿,只因为记忆而舍不得换新房。
或者你就是个潦倒的艺术家,审美独特。

如果你是前者,房子有什么记忆,是不是曾经住过一起打拼的兄弟;是后者,艺术家就这么特立独行也说的过去。

你拥有什么性格,热情还是冷漠,叽叽喳喳还是沉默寡言。

拥有某种性格通常源于生活经历,即后天受到的影响。

你受到过什么影响,家庭是否和睦,师长是否慈爱,经历过校园暴力吗。

或者你是个孤儿,自幼独立,习惯了不择手段抢夺资源,不会轻易付出真心。

或者你幼年遇到过怪叔叔,导致严重心理洁癖。

或者你就是个高干子弟,生活富足,放荡不羁。

或者你是个退役老兵,一身伤痛,瘸了条腿,却开了家甜品屋。

如果将以上设定的人都集中到一个场景里,比如逃杀场景,被困原始森林,每个人各自不同的经历必然带来不同的表现。

你会如何演绎?

选皮的时候,我认为你就可以把这些内容都在脑内设定一遍,一个人性格的养成必然有前因后果,这些前因后果就是你以后开戏的素材,也是你角色的经历。

牢记这些经历可以避免不自觉地崩皮。

接下来该写戏了,随意写段,认出来的也别暴我马甲。

【漠北气象瞬息万变,铁灰铅云瞬息吞没蜷云烧红的长空,狰狞霹雳带着摧城气势崩开天幕,飓风裹挟瀑布般的雨点肆意席卷,刚雷混着轰鸣的呼哨于耳边阵阵炸响。强劲的雨幕冲刷出战场一道道犁沟,浓重血腥直逼天际。恶狠狠嚼尽最后一口草烟,弯刀甩出刚劲水珠钉入数十近前者咽喉,腥血迸射如浆。食腐的胡狼修罗场外围盘旋,寒光腥沥的暴雨阻挡不了沙漠里最狡猾的投机倒把者。胯下黑马经此恶战稍显疲态。眯眼打量黑夜里真正对手,兽般喘息蔓延,刀罡割裂的眉角一丝血线下滑,刺痒。扯下腰间狼皮酒囊,仰头大口倒灌,腥甜血气混着刮喉烈酒燃烧入肠。冰凉血液在燥热铠甲表面流淌,如燃烧团团烈火。金戈交击,翁鸣声针刺入耳,扯开嘴角,一枚尖锐的犬齿寒光闪耀】

以上一段描写一场沙漠战戏,刻意没写对话,简洁了动作,加重了侧面描述,为的就是想表现场景对气势的重要影响。
当然真正对戏中不必要那么仔细描写场景,这段是很刻意的。

仔细看的人应该知道哪里可能会产生对话。

攻气场说白了就是强者气场,我想表现的是一个杀气腾腾的气场。

喜欢气场的人听好了,侧面烘托人物是很重要的,因为气场这种东西说白了就是字里行间不经意流泻出来的,主动说出来就变成自夸了。

在哪里着笔很重要,攻不能太罗嗦,攻的动作不能绵软,那么着重点就可以落在侧面描写上,情景内创造出紧张对峙的气氛。

玩个改句游戏:

不是下暴风雨,是飓风裹挟瀑布般的雨点肆意席卷。

不是乌云推开了火烧云,是铁灰铅云瞬息吞没蜷云烧红的长空。

不是刀气割破了额头,是刀罡割裂的眉角一丝血线下滑,刺痒。

不是喝一口血腥味的酒,是腥甜血气混着刮喉烈酒燃烧入肠。

时刻要用五官去感受你所描述的场景:黑压压的天逼仄迫人,酒是烈的,额头破了会疼。

你身在景内,眼耳口鼻意要到位,不然就成上帝视角了,上帝才能不带一丝感情色彩冷眼旁观。

情景造好了,人就在情景内发挥。

发挥可以天马行空,但不要产生太离谱的逻辑错误,时刻记牢你对自己的设定。

每个人都有偏爱的小物展示个性,比如我离不开烟草,但人在大雨倾盆下待着哪可能点着烟丝,再写吞云吐雾就假了。非得要烟那就生嚼吧。

再思考下雨水除了烘托气氛还能干什么,水滴石穿,高手摘叶飞花放倒一片。甩水滴子钉破敌人的咽喉,听起来也蛮带感。

不过带感还在其次,重要的是感知到景能影响人的行为,不要浪费辛苦描述出的道具啊。

一个强者拥有什么品质你可以自己思考,想明白到底想要呈现给圈子何种面目的你。

因为攻也分很多种,冰山攻、腹黑攻、野性攻、爱妻【淫】魔攻…就不一一举例了。

如果你设定你的攻是野性攻,字里行间就要表现野与狂,表情不用端着,可以狰狞,可以坏笑,可以有犬齿。

切记不要堆砌华丽的词句,这句话一定有前辈郑重提醒过你,那么记牢它。

交互动作要简洁有力,这里也有技巧。

举例

【嘶哑的胡狼呜咽渐远,血液快速流逝反带来阵阵叫人难耐的阴鸷快感,黑红交错的巨石杀阵在暴雨肆虐下如火燎原。交手间数支自后而来的偷袭箭矢应声碎裂,目光透过鬼面毒刺般舐过来人颈项,声音透过腐熟泥沼泛着浓重鼻音】

交手间数支自后而来的偷袭箭矢应声碎裂。

这是交互动作,你在跟一个人对打,他的手下们偷袭你。

从哪个方位?从背后。

怎么偷袭?射箭。

你被射到了么?没有。

为什么没有?箭矢被你击碎。

对战中经常有双方过几百招,还需要控一些npc搞成大场面的情况。

如果想有气势,字句一定要简洁,有力,浓缩,最好十几个字就入情入景,罗里吧嗦是气场大忌。

前面说了罗里吧嗦是气场大忌,但矫枉过正戏又干瘪。

很多人都在追求极致的简洁,我认为大可不必。

在语句通顺的前提下,简洁与繁琐之间有个度。

太过简洁是矫枉过正

太过繁琐是过犹不及

何为恰到好处,就看对度的把握

而且对戏,必须要有点想象力

举例

听风辨位,倏然飞出刀刃将迫近鬼影拦腰截断,婴啼。

两根奇长手指贴上移动石壁,屈指弹动凹槽机括,千钧一发间滚出掉落断龙石。

身后一阵轰响,诡谲古墓与人世二次隔绝 。

这段戏就很简洁,简洁到全是动作描写。

再来分段

人物:张起灵(没有看不出的吧)

情节梗概:鬼影偷袭后被刀击退,探到机关放下断龙石逃出生天,古墓再次被封

动作特点:快

想想张起灵这个角色在斗里会怎么表现

他一定是这样的:神出鬼没、黑金古刀、手指探墓、唯快不破。

Cos张起灵这个人物的时候,你再去大段描写古墓逼仄的气氛,鬼影怎样阴森吓人,壁画有什么历史色彩,奇门诡道的复杂那就不合适,没法侧面衬托他。

为什么不合适?

他是个没什么情绪的人,第一感觉不到环境压迫,第二不会被鬼影吓到,第三他对古墓里的机关可以说是了如指掌,第四他欲望淡薄也没什么追求。

如果像沙漠战戏一样描写远近景、色香味,不会起到影响他的作用

写无用的景,就成累赘了

看戏的人也会觉得怪怪的这好像不是张起灵

如果墓道里除了张起灵还有吴邪在,你就可以把之前放弃的景用上,因为吴邪是会被压迫到被吓到的情感丰富的普通人,他会对壁画感兴趣。

这差不多就是度的把握,要在充分了解一个角色的基础上决定要不要大段景物衬托人物内心。

讲过了景,讲过了动作,那么接下来理所当然开始讲语言,对话是重头戏

自问自答

你为什么玩语言cos

为了体验不同的人生

怎么体验

披皮入戏

对戏好玩么

好玩

好玩在哪里

能面对不同的人

还有呢

他们经常有不同的反应

人是重点吗

毫无疑问是

就是这样,对面的人是重点。

有人执着于自戏,埋头刷刷写他几千字,写的跟小说一样

我不反对自戏和出身文

肯定有人跟我玩的重点不同,但归根究底想跟人共同玩的欲望是一样的

不然扯掉网线玩单机不行么

只顾自己埋头写,战线拖个几小时,还有对戏的激情么

为什么经常不重视跟你对戏的人,不要只顾自己爽,大家一起爽好不好

举例

警察A

你回香港不到一星期,可事实上我们找了你有半年了。

【没有避讳人打量的眼光,踏上画廊地毯走到人对面,从外套内侧袋里拿出警官证放上吧台上,两指压着推到人面前。】我是【群名】商业罪案调查科的警员【圈名】,香港方面在和加拿大追查一起以名画收藏为幌子的跨国洗钱团伙案,很多画作被从维也纳购入送往其他国家贿赂官员。加拿大方面在审理受贿官员时查到了这幅画。

【说着,打开手机调出图片递到人面前】画背后有你的签名。因为官员拒绝透露送画人的身份,所以想来找你问问。

画家B

太美了。【感叹地赞了一句,丝毫不在意拍在身前的证件,盯着来人眼睛舒展双臂】象征庄严肃穆的美,人类普遍赞美敬业、抒情和气概,容我冒昧地说一句,这一刻我似乎在您身穿禁欲系警服的身上看到了这些美好的品质,因而忍不住赞美。

【继而放缓声音】你知道,外国人的情绪总是比较显而易见,我常常告诫自己不要被影响。【耸了耸肩】就这一点来说,我太欣赏国人的内敛了,潜移默化的改造是可怕的不是吗?哈,不要介意,人常说艺术家都是疯子,也许我在你眼里就是一个疯子,或者,一个打着画家幌子的跨国犯罪分子?

【继而低低地笑了起来。】那么,你要逮捕我么。

警察A

【见人的注意力完全没有放到证件上,耸了耸肩将警证收回,夸张的修辞语气套用在中文里显得很有趣。抬起头对上画家视线,眼睛里带着艺术家特有的狂热与激情。并不介意人的打趣指节屈起在木质吧台面上轻扣着,有些好笑地扬眉】逮捕?如果我手上有确凿的证据证明你跟这起案件有牵连自然是会逮捕你。

【拍了拍腰间的手铐饶有兴致看进人眼里】先生,请正面回答我的问题,如果能告知这幅画的购买记录我将不胜感激,破获案子之后你想进警局或是疯人院我一定送上一程。

画家B

【因来人的一席话和要求为难皱眉,顺手抽出一张纸巾,从警察胸前口袋里夹出原子笔完全不需要思考空间迅速画了起来,几分钟后,一张背生双翼的圣光天使站立雕花勾丝灯塔下的原子笔素描显现在纸巾上。盖好笔帽插回一脸不耐烦的人外套口袋】这幅画因你而生,警官,刚刚你站在门口的一瞬间我看到环绕在你周身的暖光,从而产生了这样的灵感。

【随手拿起炭条龙飞凤舞签下了自己的名字,递过素描】您看,现在我也用画作贿赂您了,那么您是不是行个方便呢

【指指身后】我还有一大堆东西要整理,如果不能按时完成,会造成困扰。而且您亲眼看到了,需要得到我签名的画作并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如果您喜欢,我随时签一大堆送您。那么,能让我继续整理了么,油画不好好处理会变色的。
以上戏里增加了大段对话,动作描写就是稍稍带过,因为气氛不剑拔弩张,动作就很舒缓

警察A是个香港警察,画家B是个美籍华人。

对戏的二人完全即兴,没有商量过梗,画家平均接戏时间4分钟,警察不超过10分钟

这个是让双方都还有耐性玩下去的时间段

警察来找画家,因为画家的画作卷入一起洗钱案。

警察的切入点很好,他没有问可不可以进来之类的废话,找准理由就开门见山了。

画家的回答也充分符合一个常年生活在国外的艺术家个性,带点玩世不恭,不受控。

他如果跟着警察的问话跑入被动,回答非是即否的问题未免稍显无聊。

对话里,警察是内敛的,因为画家只是嫌疑人,不是罪犯。

画家情感稍微外放,既符合职业,又造成暗涌冲突。

双方都没有被对方牵制,话题也不跑偏

在主要由对话组成的场景里,你需要既兼顾到对方抛出的话题,又不能被牵着鼻子走。

学会狡黠是一个好办法

但狡黠不是离题万里,也不是纯粹避而不回

完全回避问题那对方一定不爽,戏也鸡同鸭讲

全部正面回答问题就有些乏味,少了曲折起伏,并且容易一方被另一方带跑。

你如同一条滑不留手的鱼,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退我追、敌疲我打

你俩互相试探,一种外人说不清道不明的默契弥漫

想想棋逢对手的快感,如果真有这样一个对手在我面前,去他的气场,去他的技巧

光想想都要高/潮了

以上只是提供一种思路,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人与人相处的模式太多了

你也可以从针锋相对的角度破题,同样好玩

赞 (3)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