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语C-技术】百谈不厌是代入

一、人称

戏文的人称,一直以来都是备受争议的问题。之前我在一个app里逛,看见一主题提到人称,下面的回复十个人有九个在吐苦水,称他们写戏带人称不受欢迎。也不难看出这些言语里,隐将“写戏不用人称”形容为“死板、落后”。

与语c接近的是演绎,但演绎更直接地趋向小说,多角度合作拼接故事情节,往往上帝视角。而语c的戏文结构与演绎并不相同,语c戏文强调角色的血肉所在,所以圈友研究措辞上语言、心理和动作等分量的平衡以凸显人物形象转化为文字的完整画面感。同时圈友也注重描绘中的细致与精准,均是为了充分倒映现实,给人融入其景的共鸣。

语c戏文十分重视代入感,那么代入感为何物?圈外人很喜欢吐槽这个问题,称之为中二病。实际上戏文代入感追求的远远不止作者自身对角色的代入,更指读者产生仿佛面对该角色真实感,甚至不单是面对,而能够代入到彼此的角色中去,身临其境。

圈里大部分人有个习惯,戏文内不出现“你我他”人称。这个约定俗称的规矩已经作为主流延续很多年,如果它不合理,那么只要一个人正常就不会去走弯路。这并非一个死板的模式,它被普遍接受有它的原因。已知代入感是语c强调多次的一方面,然而戏文中出现人称的弊病对其影响严重。当作者使用第三人称时,往往成了人物的操纵者,笔下的视角容易脱离角色主观态度。同时,当戏文中频频出现“我、他、某某某”时,也极易破坏代入感。这些人称相当于一种思维提醒提醒读者该角色为一完整独立人格。放在另处没有问题,放在语c便造成读者难以入戏,潜意识中以上帝视角旁观情节的发生。而当人称巧妙地去除时,读者能够更自然地融入情境之中。

所以,这就是小说体在圈子中不被提倡的原因。小说体往往以上帝视角叙述故事内容,欠缺的正是语c的特点。语c的一大魅力正在于代入感,若一篇戏文只能呈现贫瘠的文字而非第一角度的画面,那有意思么。

在这个问题上,主谓宾不是问题。绝大部分圈友能够轻松处理好行文的自然性,并不会出现对象不明的情况。再者,圈子戏文上的病句可谓创意层出不穷,那些毛病搁置不治,却咬定缺了人称便违背文理的问题不松口,这种逻辑难道正确?

对于语c戏文,我也推崇创新。但首先创新者要具备足够的基础,因为创新或多或少基于传承。语c那些虽无成文的规矩,是一个最基本简单的框架。别说驾驭传统,若连它的性质都不理解,却妄图在半空架楼,那么结果显而易见,其论点是脆弱无比的。

当然,如果你有能力在其他部分弥补人称弊病的不足,就不必拘泥于成规。圈子里也不乏运用人称游刃有余的圈友。所有的途径都可以推翻,是否成功只取决于你自己的水平。所以,如果你的戏友认为你使用人称不合适,还有一种直接原因,不是他保守顽固,而只是你自身水平不够格。

至于我对人称怎么看,还是老话,处理得好,怎么花样来都行。用不用、怎么用都无所谓。有些圈友的小说体引人入胜,那么读者自然当一篇优秀作品拜读。而有些小说体也就一般水平,那么强求别人的恭维也难。

我不赞成把戏文和小说划等号,明明写的就是小说,还硬要说这是戏文的创新,意义何在。语c戏文既然已成一体,那么它良性的特点就是它的标志。连最基本的特点都贬为守旧不懂变通,我看不到这些观念的合理性。

诚然,曾经的圈子对使用人称存在偏见。但这不是“反正他们都不懂得欣赏,我也没办法”的理由。圈子的观念已经在变,你们也不该固执己见。进步是彼此的事,什么都不做,怎么能期待圈子看法有所改观?尽管就我所见,圈子的看法其实早就不同。

说了这些,目的就像图中末尾内容。旨在奉劝一些新人,你的戏友不接受你的那种戏风,不是因为他心存偏见——而是你的小说段子确实没你想象中的动人,清醒些,多练笔。

二、感官细节与短画面

先举些感官细节的例子。

随意假设个场景。某精灵携着弓箭埋伏在树上,等着射杀驻扎树下的异族军队的首领。这个时候哪些因素能够成为细节?

掌心下树皮的粗糙触感。

眼瞳里映出的篝火光影。

光滑的木制弓上一点磨损的毛刺。

张弓瞄准时,箭头上反射的流光。

从树下跳下,脚下厚积落叶的折碎。

剧烈呼吸时,能感受到腰带的紧缚。

把感官拿出来细讲,因为这是我以往在谈代入感的时候首先会强调的,且较容易理解的方面。

视听触嗅等感官,本来就是一篇戏文的正常构成部分,人人都在写。所以这不是个人无我有,而是个人有我优的问题

所以愈加具体的细节,愈能给读者逼真感受。当然,过犹不及。找一个合适的切入点,插入精心想好的感官细节,这样就够了。一段三五百字的戏,有两三处就足以吸引人。

不过,并不是细节一出就有代入感真实感。一些梗被用旧,便没有什么感觉了,比如说“抚平肩上/衣服(下摆)的褶皱”——我想有不少圈友都是这句话的老熟人。

接下来谈短画面。

某总裁近来商场不如意,等待爱人回家时,在沙发上疲劳睡去了。不少人写他醒来,会写他洗去劳累,揉额心,展笑颜,稍有精神之类,“被开锁声响吵醒,抬眼见熟悉身影推门而入,原来自己不自觉睡着。舒展眉心报给对方疲惫的微笑,在他家里,才有卸去锋芒的放松时刻。”

但你也可以这样来看这个场景,“被开锁声响吵醒,抬眼见熟悉身影推门而入。知自己竟不自觉睡着,只觉手腕下一阵酸疼。压低视线翻过腕部扫了眼,金属表链下一道压痕。疲劳的躯体在这里才得休憩,沉沉压住了表链。”

类似的还有很多。

某人长途驾车。如何表现疲劳,写他在红灯时舒展久握方向盘的手指。

某人坠入爱河。如何表现深情,写他仔细用指抹去溅上花瓣的雨珠,而靴侧泥点斑驳。

某人企业破产。如何表现心冷,写他握着钥匙却在锁孔前失神,门把手的金属面上映射出他镇静而灰白的面孔。

用诸如此类的短画面来替代直白的“长途开车,令人感到疲倦”、“雨夜里抱着玫瑰,在她楼下等待”和“资产该怎么翻牌?整日都在为此焦虑分神”,情感会来得更加生动具象。平铺直叙的心理活动,虽有时简洁有力,但有时也显得肤浅苍白。所以此时刻画出一个精准的短画面,可以用来充分地表现人物状态与心境。

这个方法并不是让圈友面面俱到地吐废话。代入感,说白了就是通过共鸣,来赋予读者身临其境的感觉。以上这些都是生活常景,是简单的瞬间,一般人想到的也是普普通通的过程,行文便一笔带过。但如果你的落笔比他们更加细致更加独到,且能引起读者共鸣,你便赢在了这一步,而代入感也是在其中产生。

落个闲笔。这个角度是从动作流入手的。曾经看某重戏组织管理称动作流为动作流水账,其实不然。动作流,顾名思义,着重于动作的分量与质量,而非简简单单的动词叠加。所谓以形写神,正是强调人物的神情动态要表达出内在灵魂。动作流精髓也在此,动作与心理高度糅合,达到情态的传神。造诣高者,即便不吐一言一语,万种风情也已在举手投足之中。

三、人物角度

先贴段其他技术贴里的话开头,作者晁辙。

以前看某人空间教学贴,说是景物描写要少,最好直接切入动作,原来的对比段子没存,似乎是效果好些。

对戏是对着人来的,风格简洁比屏控来得舒服。

然而有时候,切入点可以用景物,前提是拿人物的眼睛去看。

随手涂个例子,不好勿喷

“夜北风紧,崇山峻岭皆白成一片,山脚下溪涧封冻,半山腰厚雪层叠,顶如银盖。”

交代清楚季节没有?有。但是这景里头的人呢?没见着。

而上帝视角一般为大部分人所诟病。因为没有活气。

人得在画面里头啊。

“夜北风,窗棂响动不息。晨起见天光大亮,阴霾扫尽。支窗而望,树与石皆素裹,时觉寒气扑面”

佛家说,耳眼身鼻意,五蕴。北风紧是怎么来的?听到的冬天怎么表现?听风看雪觉寒。

人眼毕竟不是镜头,上一段一个大广角天地是都在里头了,人也远了。

下一段字数差不多,然而时间、季节地点、人物都有了。虽是景物然而不空。可以接动作、语言、心理而不生硬。

不信可以试试,在两段背后分别加上某某想”,观感还是有区别的。

言之有物少闲笔。

这便是角色视角与上帝视角的不同。也就是说,戏文所见所闻,要从人物的眼睛出发。先自行理解,如有不懂我再详讲。此处不作赘述。

人物角度的另一个方面,

另一徒弟之前给我看他的一篇戏,全文修辞生动丰富,古今中外一舞台。这本身没有问题,甚至是其他人做不到的充实。

但是我看不到戏里的“人”。

戏文中出现的要素,包括来自笔者思维的修辞,都要从人物的角度出发。具体来看,就是从人物的身份与当时状态落笔。

现在我们举一个场景来方便分析。

异变末日都市。黎明,一个军人同一个生化专业的大学生幸存者从废弃避难所走出,寻找资源和逃生机会。这是一座政府大楼,外边的绿化中躺着与其庄重不称的丑陋死尸。

人物身份的差别不难理解。不同阅历不同身份的人,对一个问题的理解是不同的。当这些人处于同个场景中时,关注点与思维方式均不同。

面对一具武装的异变尸体,军人会去搜他的身体寻找可用资源,学生会想研究血样——这是其一,但仍不够。

描写场景的时候,很多人会写“灰蒙蒙的天空连日来从未放晴”、“寂静的街道上没有一个活人”或者“尸体腐烂的味道或浓或淡”,这些可以,但很笼统。不同的人对同个场景的视线焦点不同,军人会注意到街上毁坏的坦克,学生的目光会流连闭门的书店,这些都不是一扫而过的场景。军人若看到坦克,其涂装和编号会让他揣测其内是否装载过自己认识的战友。学生若看到书店,会想到和平时期的在校生活,甚至回忆起当初还在这里还有段难忘邂逅。

——人是会触景生情的。

再回到开头简谈修辞。这个感触来源于当时看到的戏文,评戏时我说,“我希望你的戏文里有个主题情感,修辞不是捡到什么就怎么来。局部雕刻得再好,也是泛而不精。”像那些基本的修辞,比喻拟人等等,拿来用的对象,不应该随性捡取。思维联想,是跟人设紧密贴合的。拿着一根筷子,修辞上是法杖、指挥棒、树枝还是武器,取决于角色设定是中二病、音乐家、环卫工人或者大逃杀热衷者,而不取决于笔者脑海里随意捉住的词。

至于当时状态,我们都知道一个词,叫寓情于景。物我同一,这就是王国维所提“以我观物,则物皆著我之色彩”的“有我之境”。”

很多圈友喜欢在戏文开头以景带入,那么我们来看看上述场景中提到的绿化。如果这二人在尸体上搜到了所需品,那么看到花圃时会是这个心情,“尽管没人打理,可是这些花草在这个横死已是常事的世界活得这样生机勃勃。”

如果搜不到,抬眼还看见远处有一头丧尸,那么会是另一种心情,“楼外绿化失去管束,肆意妄生,已经成为动物寄居和黑暗滋长的乱草丛。”

就是这样一个“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的手法,一个人当时状态中的心情会影响他对所见所闻的感受。心境如何,赏花者的准重点在花或者在刺就会不同。同时,心情好或不好只是基本方面,环境氛围不同带来的复杂情感也会反映在角度中。紧张焦虑,或者轻松惬意,这些感情色彩都会反作用于外在环境。我想这个很容易理解。

赞 (3)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