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文学作品解析气场塑造

绅士

特别的例子,《沉默的羔羊》里的汉尼拔。虽然他曾经是著名精神医生,但作为一个有食人偏好的精神病患者,你很难将这个关键词与“绅士”相联系。但作者笔下这位莱克特医生做到了。

他从容儒雅,风度翩翩,对女主自然又细致的关心与礼节,恰到好处的幽默,正是其绅士的修养的体现。在囚禁中仍能安然享受钢琴曲、绘画与书籍,高雅爱好又为之增色不少。而汉尼拔凭借其渊博学识与强意志力,在初见女主时便拿下对话的思维主导权,令人折服。

最后,当配角担心这位越狱的食人魔医生是否还会来找女主的麻烦时,女主坚定淡然地回答:“他不会做无礼的事情。”

当你希望塑造一个绅士形象时,去了解些基本礼仪与精神可以泡面式加分。接着要注意的便是,过度的恭谦不叫修养,那叫狗,过度的擅长不叫爱好,那叫苏。整体的关键点是,一个吸引人的形象,还需要足量的内涵来填充其里,穷有空壳,是经不起第二遍打量的。

并非礼节周到就是绅士,绅士是一种风度。如同一件礼服,无论其中的肉体是凉薄还是滚烫的,这种风度都是引人身心俱碎的魅力。

“真正有趣的男子,他应知道怎样修理草坪,耐心种一盆花,养活一缸鱼,手工做一个木书架,或下厨煲出一锅汤。这一切远胜在酒吧呼朋唤友,左拥右抱。”

“专注工作,并且独具一格。用一生来做对和做好一件事。内心分明他的取舍和执著的所在。他应该安静,不多话。”

叔,可以换算为一段年龄的代词。不惑之年,他们看透了世态炎凉,理解现实并懂得生活。伏案专注一份企业策划,或是腰系围裙忙碌厨房,年龄赋予他们一道来自岁月的铅华褪去,沉着淡定的韵味。不会再轻易心潮澎湃,也不会再莽撞冲动如棱角初露的少年。一个中年男人,无论在事业上平步青云,还是普普通通过着小日子,都已在这社会上走了一段光阴,应该更加深邃成熟。体现于不温不火,迂回世俗还是其他,这个由你决定。

真正表里都磨成这种气质并不容易,没有一定阅历或心境是撑不起来的。所以,在塑造这种人物时,不妨更多地关注生活取材生活,也可观察父辈的形象加以改造。针对目前单招状况而言,一份合格的成果,不应只因床上有趣而被渴慕,真正的成功,是令他人产生与之长期生活的欲望。

霸道总裁

基督山伯爵,最后还是决定了他。“霸道总裁”这种喜闻乐见的形象,并非装逼装出来,戏文水平是基础,再者就是情商和技巧。一个总裁,只会端着脸冷坐是无用的,精通人情世故并符合自身气质地巧妙利用,才能构成一个完整有力的形象。

爱德蒙泰然自若地应对气急激动的决斗挑战者,既而从容接下挑战并继续若无其事地观看戏剧。这种波澜不惊的气场与修养,是总裁的必备。

爱德蒙明知故买了男爵夫人的一对灰斑马,接着又写了一封动人的道歉信并将其爱马原封归还,还在玫瑰结上镶了钻石,博得了这位男爵夫人的深深好感。一个小技巧,体现了他的绅士风度与贵族气派,可理解并灵活用之。

他向宾客展示一种药丸,但亮点实则在装药丸的昂贵翡翠盒子上。接着他自然谈及这种价值连城的翡翠他有三块,其余两块的归宿于君主与教皇,这又展示关系于无形。

最后他不经意地补充了他赠出其余翡翠的原因是换取两条不足为道的性命,体现了他的胸怀与阔气,令宾客惊叹不已。这不是在教你炫富,而是在教你谈话与表现手法的艺术。

关于此人设,类似的高位皮也可参考。今只讲这些技巧,其余暂按不表。

清冷

某些书中的神职者十分符合这一禁欲又性感的词,譬如《简·爱》中的年轻牧师圣约翰。

作者用了不少的笔墨描绘他近乎完美的古典希腊式英俊面孔,并说道:“读者啊,这是一个温柔的写生,是不是?”但书中简却认为,他像一座雕像而非活人,他严厉、理性且凉薄,连吻都被称为“冰吻或大理石吻”。

当圣约翰遇到他爱慕的少女时,简看到他庄严的眼睛被爱火软化了。“但是我想,他还是管住了它,就像一个果断的骑师管住了一匹用后腿站立起来的骏马。对于向他所作的这种温柔的进攻,他既不用言语也不用动作作出反应。”分别时,少女频频回头,但圣约翰却“迈着坚定的大步穿过去,根本没有回过一次头。”

清冷如同一道特殊壁垒,阻断他人昂首阔步走入你内心的大道。从仙风道骨到普通的礼貌性隔阂,清冷给人难以彻底侵入的距离感。可以接近、占有这样一个人,但不一定能征服他。清冷不完全等于清高,你可以是温和的甚至平易近人的,但你的感情必须收放自如。从另一方面看,这种欲迎还拒的矛盾倒也十分诱人。

类似的还有《荆棘鸟》中的拉尔夫,在此不多列举。

雅痞

许久未看到这方面的需求,《飘》中的白瑞德,从某个角度看正适合这个形容。
雅痞,特点在雅。家庭背景良好,风度优雅,抱负向上。也许是谈吐非凡,也许是温文尔雅,又或者善于舞文弄墨等

气质,是第一层铺垫。痞这字本是贬义,而在该词中与前一字发生矛盾碰撞,倒完美地契合了。最直白的是其世界观与语言魅力,出于思维清晰,逻辑性创意层出不穷。当然,这不是油嘴滑舌,而是基于文化修养。风流倜傥,而非粗俗轻佻,这是与纯粹痞子的第二差别。

瑞德,出身贵族,就读于西点军校,后因酗酒与“同女人某种瓜葛”被开除。这身世足以见其玩世不恭。遇到十六岁的郝思嘉时他已年过三十,但蔑世态度丝毫不减。在战乱期间,他仍不放过机会大发国难财,描绘出一个利己的薄情商人的形象。对于向来被男人簇拥的郝思嘉,他轻蔑的嘲弄态度让她又爱又恨。妓女到名流中皆有他的朋友,尽管别人认为他是流氓,但他笼络人心的手段仍游刃有余。

战火围城时,郝思嘉求助于他,“他穿得整整齐齐,像去参加舞会似的。雪白的亚麻布外衣和熨得笔挺的裤子,绣边的灰色水绸背心,衬衫胸口一点点褶边。他那顶宽边巴拿马帽时髦地歪戴在头上,裤腰皮带上插着两支象牙柄的长筒决斗手枪,外衣口袋里塞满了沉甸甸的弹药。‘晚上好,’他拖长音调说,同时脱下帽子,‘我们碰上了好天气啦,我听说你要旅行去呢。’”危急时刻,尽管他只能弄来一匹病马,但他的慢条斯理与不以为意正是其处世的反叛不羁。

君子中的流氓,流氓中的君子。当其他男人对战争高谈阔论时,只他冷静地看清了局势,一语惊人。在郝思嘉遭受黑人骚扰后,他当即瞒着她策划并参与了复仇。又或者是在带着郝思嘉逃离崩溃的亚特兰大的最后,他毅然抛下她们选择了参军。

如果用狼的桀骜不驯来形容雅痞的痞,那么其猎食者的艺术与文化底蕴便是雅的所在。

多谈个例子,圈子中喜欢渣被征服为忠犬这梗的人不少。试想一个素质与气质兼备的雅痞渣,便可感受其动人心魄的力道远强于跻着人字拖满口三字经的下流社会混混。

首推《魔戒》阿拉贡,内敛稳重派。但原著里托老十分注重情节塑造,挑了几遍便觉不适合摘抄,二次描述远不如电影直白,所以不列举。

糙,可解释为豪放不拘小节。从我国历史上数代帝王名将上便可览尽其英气逼人的风华。西楚霸王项羽就是一个例子。纵观我们更加熟悉的《水浒传》中绿林好汉,其中男子血骨铮铮的轮廓不言而喻。

桑尼,出自《教父》。

他并非一个优秀黑手党领导者,甚至因处事不慎而丧命,但他的形象十分突出。他的情感表达直接,当看见自家门口长街上警察在抄车牌号码,便径直走过去发作,而不像其父唐一样冷静谦逊。他的行动干脆利落,当得知妹妹康妮被妹夫欺辱时,他不顾劝阻驱车去将卡洛以暴力教训了一顿,而不像迈克尔一样隐忍。尽管他性格中有莽撞的部分,但他的精明与智慧也不可忽视。在唐重伤在病床上疗养时,他是一个有力果断的代理首领,无论计策还是实际动作,都给予了敌方压力与沉重反击。再加上关于女人与亲情等一系列润色之笔,丰满了他气魄十足的男子形象。

如今圈子中现原不少人将糙化为一种戏风,而古原对其性格处理得更好。糙并非简单的散漫、随意的生活态度就是全部,而男人味也非烟、胡茬与粗话就能囊括,犯以上错误便是只得其皮毛不懂其骨。糙的真正精髓在于豁达豪放派或大将风范。如果希望塑造出一个于最基本的糙更上一层楼的高端角色,不妨尝试理解这个诠释。

硬汉

这个概念和上一篇所讲的有相交之处,不同在于这个修饰没有“糙”粗犷。

小山羊西斯科骑着一匹杂色马,扯着不着调的歌喉,悠悠地任着识路的坐骑穿越险恶的霸王森林,去与情人约会。他个子不高,黑直发,面孔如冰冷的大理石。他的枪法另人闻风丧胆,而他自己也无所畏惧。

他出自欧亨利的短篇《好汉的妙计》。

当他靠近了情人的茅屋时,却发现他美貌如卡门半像圣母的蜂鸟情人,已经被受命来解决他的英俊少尉勾搭上了,而且正在密谋杀害他。

冲出去痛快决斗,还是等少尉走后向他的情人严词讨个说法?都不是,他沉默地伪装成一概不知,如往常般对其情人温柔以待。然后在深夜设计,引诱少尉前来将他的情人误杀,冷漠地报复了背叛和敌视。

面对巨变,他安之若素。既未怯弱也非优柔寡断。硬汉有着自己的原则和豪迈,但他的锋芒更加消敛。他不冲动,但想解决就一定要达成。他不需要要大着嗓子扯誓言,但他的行为和誓言一样有力。在处事方面,硬汉更加理智谨慎,情绪不是左右他的因素。同时,“硬”表现在他性格上的坚韧和手段的强硬。看过几篇戏,其中的硬汉都和单纯甚至“无脑”划了等号。憨厚可取,但要明白,肌肉发达的人不都是头脑简单的。

这次不写身高一米八,肌肉绷满背心,用肩扛抢穿越硝烟的形象,而选择了一个皮肤黝黑的孤僻男人。之所以这么决定,是为了让圈友了解,不要贴标签,不要被普遍观念套住。一个灵魂的塑造,是不基于浅层外在的。

高傲

尊贵、富有、英俊、优雅,这使他刚在舞会上出现,便令优秀的主人逊色一截,“差不多有半个晚上,人们都艳羡不已地望着他。”

他是菲茨威廉·达西,简·奥斯丁笔下的男主角,出自《傲慢与偏见》。

书不在人旁边,取材我就凭记忆。

他的傲慢来自他的冷漠,确实有“高冷”的味道。他看不起修养与素质低下的乡村少女,懒得去敷衍愚蠢的太太们。在书里,当一个配角称赞他舞跳得很好,并问及“是否曾经赏脸去过宫廷”时,达西回答:“凡是可以不赏这个脸,我都不会去。”

达西吸引人的地方,不在于端着个面瘫的表情。首先,他的观点与言语十分犀利,常常一针见血。比如宾利小姐想吸引他的注意,提议让女主伊丽莎白同她一道起身走走。这时达西也收到了邀请,但是他明白地拒绝了,表示如果她们是想说私房话,那么他插进去就不适合,而如果她们是想展现自己美好的姿态给他看,那么他坐着看更舒服——这让被说中心事的宾利小姐又羞又恼。达西近乎刻薄的直白从不避讳,他在分析各种问题上主见鲜明且修辞利落。

达西有着冷静的理性面,与在处理事情上的有力手腕。譬如伊丽莎白的妹妹与骗子私奔后,全家人寻觅无果手足无措时,他动用了自己的权势,付出了金钱,很快给了他们一个交代。事后,他也没有洋洋得意地邀功,而是平静地隐瞒了事情。除去复杂情节不看,这就是一种气度。易如反掌的事,不足挂齿。

达西爱上伊丽莎白时,他的爱慕者宾利小姐一直从中作梗。当宾利小姐讽刺在泥地里赶路至弄脏衣裙的伊丽莎白时,一向对人冷言冷语的达西竟维护道:“我认为她的眼睛更明亮了。”不止如此,每当有人攻击伊丽莎白,他都无条件地站在她那一边——尽管当着伊丽莎白的面,达西从来没好话。另外,在伊丽莎白对他还没好印象时,他却早已自信地肯定了二人的结果。这种反差萌和略带孩子气的霸道,是萌点也是对傲慢的负面的缓和。

这部经典,可以说就是一篇总裁文的三观正常版。其中亮点不止主角的魅力,配角的形象以及作者的思维和语言都十分尖锐幽默,可以一读。

外热内冷

叶藏,《人间失格》。一个悲剧而讽刺的人物,他的一生都被自己的矛盾所困。

他出生于富裕人家,从小被迫活在一个规矩严肃的家庭中。叶藏自嘲地表示,他为了讨好他人,从小就学会了搞笑,变成了一个依靠哗众取宠来获得心情安宁的人。在别人看来“阿叶是一个神一般的好孩子”,他懂事、可爱,常常逗乐他人。当他长大后,他的同学评价他“肯定会被女人迷恋上的”。事实也如此,叶藏在彻底堕落前,有过很多女人。那些女人前赴后继,为他做了种种牺牲,而他往往来去自如。

然而叶藏的内心,却是痛苦而麻木的。他冷眼看待这一切,说出无数违心的话来讨得彼此欢喜。他善解人意,常常通过甜言蜜语和温柔的举止,令那些牺牲者沦陷其中。但叶藏的内心从不快乐,他将人情的污秽看得明白,而他自己也无力摆脱媚俗。朋友骚扰爱着他的女招待,他无动于衷地喝着这个女人为他埋单的酒。他加入革命地下活动,只不过因为对“不合法”有兴趣。凡此种种,他扮演的温情令人沉醉,他袒露的无情令人崩溃。叶藏就这样在认知和行为的尖锐矛盾中,走向了彻底的堕落。

外冷内热

章北海。
“一个意志极端坚毅的人,一个目标极度明确的人,一个对信念变态执着的人。” 在《三体》里,章北海就是这样一个形象十分突出的人物。

章北海是一个超我意识非常强的极端现实主义者。作为被当作精英送至末日战场的一名军人,他的行为清醒而坚定,他的冷漠不近人情。他是一名军人,谦逊、自律、执行力强,思维无懈可击。当人类抱着太阳系能够战胜外界文明的侥幸心理时,只他透彻地看清楚了必定毁灭的悲剧结局。表面上,他坚信人类必胜,而在他心里,他知道若不采取逃亡行动,人类难逃厄运。

他将自己化为了一个面壁者,独自承担痛苦和责任。为了计划的实行,他杀了可能反对自己的那些航天界元老。在四个世纪之后,章北海的信念仍没有被繁荣的表象动摇。他押上自己与整艘“自然选择”号军士的生命,执着地追求四百年前他休眠时的目标。在燃料储备殆尽时,为了争夺生存的可能,也是他按下了启动键,攻击同时逃亡的其他航天舰。

在他的一生中,他的不择手段的行为薄情而残酷。在章北海向目标推进时,所有横梗在这条道路上的障碍都必须清除。然而,他的内心并非同样冷硬如冰。章北海早已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他说:“从我成为军人的那一刻开始,我就准备好了去任何地方。”他的无情,是因为他对人类文明深沉的感情。他不愿目睹人类的悲惨灭亡,只能采取极端的冷酷果决来挽救一切。他选择让自己负疚,所以他抢在舰长之前按下攻击键。而正是因为他内心深处的最后的柔软,使他在自相残杀的悲剧前犹豫了。因为这几秒钟的时间差,“自然选择”号被其他舰艇率先攻击。章北海牺牲在他人性的热度里。

一个外冷内热,或外热内冷的人,必定有他形成这种如此矛盾的性格的原因。如果只追求浅薄的对比来达到人物两面性的塑造,那么人物的形象将十分脆弱。我们的圈子很喜欢“有故事的人”,在人物塑造上也要重视这个问题。一个人生活的环境对他的性格影响非常大,在他成为那样一个二面体之前,极大可能有一段充满充满剧烈矛盾的过去。如同以上例子,人类的盲目侥幸和自身清醒的认识、对人性的精准剖析和自身摆脱现状无力。正是由于这些复杂的因素,导致了人物最终分裂。所以,在描绘时不要单单强调人物性格的反差,而最好为他赋予一个合理的内心挣扎的缘由。

赞 (6)
'); })();